时光倒影之罐头与房顶 
2018-08-26 15:39:27
  • 0
  • 3
  • 9
  • 0

        中元节,追忆外祖父母,想起两件小事。

       童年时期,每当夏日去外祖父母家,姥姥或姥爷常常象变戏法似的,从柜子里被褥中,拿出捂得红彤彤的西红柿或桃子、李子之类,那也是童年时期难得的美味。但还有比这些更令人深刻的东西。

      辽西家乡,冬日寒冷,水果稀少。除了过年前后方可吃到的冻梨外,另一种可称为水果的东西,甚豆比冻梨还要好吃数倍,这就是水果罐头。

       我在就读赵家小学(旧址已无存),现在叫柳家中心小学的时候,姥爷已六十多岁了。常常有人送他们点心和罐头。点心和罐头,是那个年代看望老人和送礼的标准配置。在冬天,当我们来到姥姥家,姥爷往往能从柜子被褥中,拿出一瓶画着鲜红桃子或山楂或苹果商标的罐头,当然有时是北镇大鸭梨商标,光是那包装纸就美极了。一年之中,外祖父母的亲戚,有我的爹妈一一一他们惟一的女儿和女婿,有他们的干亲们,还有他们常常帮助的乡亲们,赶上探望,就会带点这些东西。虽然不多,但他们永远不舍得吃,而是悉数都收藏起来,有时竟达半年多。

      多数在冬天,缺少水果的日子里,拿出来给我们解馋。姥爷先是小心翼翼地将罐头放在坑上,拿来剪子或锣丝刀,将罐头铁皮盖子轻轻撬动,“呯”地一声启开。三两只饭碗,每人半碗,我们无比香甜地吃光。那时我们都只会高兴地傻笑,没有一次向他们道谢,就飞快地跑路了,但心里嘴里都是无比香甜的啊。

     上大学后,每到放寒暑假之时,我都会用节省下来的学杂费,或勤工俭学挣下来的钱,给爷爷和姥爷都各买点好吃的(那时姥姥已经过世了)。常常会买两瓶水果罐头,有时是菠萝的,有时是草莓的,都是当时北方难得一见的水果。到姥爷家,硬要当姥爷的面打开,让他老人家一定吃上半碗才舒心。

     因为,不让他吃上一点,我心里不舒服。因为,我了解他老人家,他一定是老习惯,存起来,给村里小孩子吃了。因为他的五个外孙子,都已长大了,不再吃他的零食和罐头了。

    姥爷离开我们已经十七年了。

      那时,我家的五间平房,与姥家的三间草房,只相隔着一条东西向的小屯街道,两家类似于前后院,鸡犬之声相闻,无时不可往来。每年开春,我换下穿着一冬的大棉裤、厚棉衣,换上单裤、单衣,顿觉身轻如燕,真想要飞起来。于是就去上房玩。从自家鸡窝棚子上到耳房顶,害得下蛋的母鸡抗议着跳出来。大公鸡也远远的跑来要向我挑战。

      我不管它们,从耳房爬到了正房之顶,顿时全屯风光尽收眼底,四面八方豁然开朗,春天的氤氲大地,村屯中的杨花柳丝,劳作的乡里乡亲们,象一幅幅静美或动态的图画。

      家乡乃是辽河下游洼地,东望庞家河,掩映在护河林之中,忽隐忽现,有时如镜子一样反射着柔美的春日。西望医巫闾山,尚在百里之遥,象水墨画卷,横亘在太阳暮落之地。

      正当我得意观光之际,忽然自北边传来一声声呼喊,那是姥姥响亮的叫声,“小五子,快下来,快下来,快下来。”姥姥是小脚,这时已出门奔我家来了。我惟恐被父母知晓,赶紧从耳房和鸡窝连滚带爬地下来,蹭了一身灰,老母鸡又一次抗议我,大公鸡又来追逐。我一溜烟地从家门口直串入南园子中了。

      仿佛又听见了姥姥的呼唤。她老人家已经离开我们整整三十五年了。那时,每年的春天,姥姥都会帮我们制作柳笛。身体虚弱的姥姥,望着春天的园子,总会说:“春天来了,好日子来了。”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