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倒影之乱世军阀的史评
2018-06-07 10:29:03
  • 0
  • 0
  • 10
  • 0

        按照马克思主义的历史观,除了四省剿匪、东北易帜和西安事变,奉系军阀的战争(军事行动)基本都没有任何进步意义。但是,作为乱世枭雄的张作霖,其发迹的轨迹,倒是有让人深思之处。

                                                                                               (一)

       作为辽西人,从儿时起就时常听祖父和外祖父讲“张大帅”的故事。在老人们的讲述中,“张大帅”似乎不是什么坏人,有了他奉天人和东北人才得以在乱世中求得安宁。直到我上了中学,才从历史课上知道:张作霖是民国时期割据东北的军阀,他的后台是日本人。——如此说来,“张大帅”并不是什么好人了;可是,为什么祖父和外祖父讲述中的他与历史书上的不一样呢?这是因为“非常道”:“道,可道也,非常道也。名,可名也,非常名也。”

      一百人心中有一百个哈姆雷特,对于本就颇具传奇色彩的东北军统帅张作霖来说,在世人眼中更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人们对他的评价褒贬不一,有人说他是土匪,有人说他是卖国贼,也有人说他是民族英雄。我的评价是:张作霖是个传奇式的历史人物,“两只狐眼,机警过人。” 张作霖是很有一套政治谋略的:

         第一,笼络人才。文人有辽阳人袁金铠,当上了奉天军政两署的秘书长;沈阳的孙百斛,谈国桓等人当上了秘书,王树翰任财政厅长;法库人杨宇霆任军署参谋长;袁金铠又极力推荐“永江之才可大用”的金州人王永江,王永江被任命为奉天警务处长兼省会警察厅长。后来王永江成了张作霖的左右手(奉系集团的“财政部长”),为张的霸业累得“左目失明,心脏漏血”;第二、整军经武;第三、开发东北;第四、与日邦交;第五、问鼎中原;第六、应对北京政府。张作霖历经袁世凯、黎元洪、冯国璋、徐世昌和曹锟五位总统还有那个无冕之王段祺瑞。对待他们,张是能拉则拉,能打则打,能投靠则投靠,该聪明时就聪明,该傻瓜时就傻瓜,联甲制乙,联乙制甲,极尽纵横捭阖之能事。

                                                                                              (二)

           《张学良口述历史》的记录如下:“我父亲当师长的时候,很节俭。吃鸡蛋有种吃法叫炒鸡蛋酱,就是把鸡蛋搁点酱炒成了就饭吃。他老人家早晨吃鸡蛋酱的时候,一个鸡蛋还要剩一点留着中午再吃。”

“我父亲这个人啊,有雄才无大略。”

“我父亲比我强。他应付日本人,那他应付得好。那我不行,我没这个能耐。他很会软硬都来,所以日本人恨透了他,他不上他们的当。我父亲这一点,我非常佩服。”

“要是倒退一百年,他是朱洪武一样的人,是皇帝那种人物。”

“东北那时候也不是说一定要跟日本人合作,日本就是要我们不要跟南京合作,就是这么一个意思,那时候我的意思是这样,你要不跟南京合作,那你也自个没有完全整个的力量来跟日本人对抗,我父亲并不这样,所以我说他死了,可以把他事情弄清。外头人提他说他亲日,实际上我父亲这个人比我厉害,他反对什么呢,反对日本厉害,日本人后来明白他很会操纵日本人,换句话日本人认为上他当。他比方说他答应了这个事那个事,做不到的事情他都答应,做得到的事他就不答应。所以日本人恨透他了。换句话,我不会那么做,我做不了那能耐,我没有我父亲能耐。我这人什么都来硬来的。”

“我父亲也有他的野心了,我父亲自己想当大元帅,我认为我父亲不应做这个事情,何必要统治全国呢?不到时候啊,统御人的事情,不是我要干就能干的事情。那时候我父亲和东北军的名望不是那么好,你应该慢慢地提高你的名望。首先要付出牺牲的代价,你没有代价,你是做不好的。其实你的力量达不到,你只不过有个虚名而已。那个大元帅只是个名义,可虚名之下,是有很多危险的。”

“这都是杨宇霆他们鼓动出来的,他跟我讲过,这老头子非要搞一下子,要让他高高地摔上一下,他就老实了” 。

“做事情不可能没有失败,不足以成败论英雄,自己问心无愧就行。主要是看他做人是怎样,比如楚霸王也是失败了,但他还是楚霸王。韩信也失败了,他还是韩信” 。

“从中国历史上看,皇帝、首领,大多数是北方人,宰相是南方人,南方人比较窄小,这是地域的关系。蒋先生这个人就是比较窄小,你看他用人,他自己的亲戚和他自己有关系的人就特别好,跟别不人平等待遇” 。

“在战争中,我心中难过的是,我明明知道,派他去是送死的。但也一定要选一个好的去。因为只有派优秀的人上去,才能挡得住敌人的进攻。在战争中牺牲了好多优秀人才,我身边有一个少校参谋,他两个哥哥都在战争中牺牲了,我为了不让他再牺牲,就不让他带兵,但他仍坚持要上前线去,结果到了前线就牺牲了。这些优秀人才的牺牲,让我感到非常痛心。所以恨透了内战,要停止内战” 。

“东北那个时候,我可以说,我父亲也是经营很苦心呢!在这日本势力侵略之下,自己还要站立起来。日本反对我父亲反对我,反对的主要原因,主要是我们要建设东北。因为我们建设东北,就等于是把日本的力量给推出去了”。

“我判断,后来也闻到,日本那些少壮派的人,感觉我父亲不听话,不给他们做傀儡。”

“他们想我父亲不在了,我还好控制些。我跟日本人说,你日本是糊涂啊,你把我弄成这样了,我还能跟你合作?”

“我这一生中有两个长官,一个是我父亲,一个是蒋先生。张学良这一生除接受这两位长官的领导外,没有受过其他人的领导。这有一种好处,他可对这两位长官进行比较。我批评他们两个。我父亲这个人啊,有雄才无大略;蒋先生有大略没有雄才。”

“我父亲这个人呐,我很佩服他,他有统治人的这个能力。这是天生来的,那些人可以说都是草莽英雄啊,但都服从他,那不容易啊。”

“我父亲给我表演啊,他可以把椅子挂在枪头上,就这么端着不动。稳啊,他表演给那帮兵看,用铜或铁的牌子,离有100米那么远,你打上了,就当地响一下。他就拿起那装好的枪,他不瞄准呐,拿起一个,当的一下,拿起一个,当的一下。他们真是靠着这个活着” 。

“虽然读书读的很少,但是他这个人非常机警,做什么事情都非常的敏感,看什么事情也十分敏感。他没有什么科学知识,但他对外交啊,科学啊。都很敏感,他虽然不懂,但他能看出来了。比如说,奉天发展航空,这都是很新的东西,对此他很敏感。虽然是我去执行,但是,是他要这么做的。所以一般的人都说我聪明,我说我没我父亲聪明” 。

                                                                                                 (三)

孙中山说:“雨亭把东三省治理得很好,不过外有日本掣肘,处境也很难。如果国家统一了,建立革命的中央政府,地方的事就好办多了。”

唐德刚写道:“张作霖由于秉性忠烈,不可能作汉奸,因此不为日本帝国主义所容,终于兵败之后,为日人所暗算而以身殉国。”

《密勒氏评论报》主编鲍威尔在《我在中国二十五年》一书中评价道:“他无愧为一个爱国的中国人。张作霖把自己的大半财产用于兴办教育。他年轻时没有受过良好的教育,但他在东北亚地区,跟俄国人和日本人玩弄国际政治这副牌时,却是一个精明的牌手,应付裕如,得心应手,始终保持了东北领土的完整”。

齐邦媛在《巨流河》中写到:“张作霖出身草莽,但是他有那一代草莽英雄的豪壮与义气,不与日人妥协,在皇姑屯火车上被日人埋伏炸死,结束了传奇式的军阀时代,留下东北那么大的局面;其子张学良继承名号、权势及财富,但是没有智慧和尊严,东北自主强盛的希望也永未实现。”

李洁先生在《文武北洋》一书中说:“张作霖一直是中国近百年历史教科书上灰头土脸的人物。而张作霖的负面形象无非主要来自两大方面:第一,他下令处决了李大钊;第二,他是北洋军阀的最后一位代表人物,曾与正义之师北伐军正面为敌。”

唐德刚先生在《段祺瑞政权》一书中写道:“中国当时的道德观念基础仍是君君臣臣的‘封建道德‘。郭松龄统帅的是张家父子的子弟兵,张作霖‘有礼于士大夫,亦有恩于士卒’,将帅士卒之间有深厚的江湖情感(人情世故),又岂是自恃主义在手的郭松龄能轻易离间的。”

宁恩承回忆道:“张学良说国家还是要紧,这么自己乱打啊,他说和北伐军,那时就是蒋介石、张发奎,说北伐军我们不必抵抗,我们自己还是出关,我们自己东北这么大的地方有这么好的地方,我们完全有军队,好好整理啊,我们会比那打内乱好,这是张学良的主张。张老帅也听他的儿子的主张,就出关了。这时候日本人着急起来,他们要张作霖履行在郭松龄反奉时他所答应的条件,让日本人在南满再筑五条铁路。张作霖却以软磨硬泡,装糊涂的政策来应付。日本人又威胁要解除奉军的武装,以免赤色势力追击进入东北。他们甚至要出兵帮助张作霖对抗国民党,但张作霖不肯。他说,胜败事小,引狼入室,关系重大。他不能做卖国贼,他说,我这臭皮囊,早就不想要了。不过到最后,张作霖还是签了一份私人密约,日本首相田中和满铁总裁山本都认为他们已经买得了满洲,胜负即将分晓。没想到关东军却在这时候杀入赌局,掀翻了桌子。”

梁敬镦说:“张对日本即亲仇之不一,日本对张,亦怨悦交并。大抵张作霖对于日本,虽甚富友谊,然日本欲其出卖国家,若日韩合并论中,宋秉峻、李容九之所为者 ,则非张作霖所能忍受。作霖之贤在此,日本满蒙分离运动之失败亦在此”。 这段评论与张学良所说“不给他们做傀儡”,是一致的。

                                                                                            (四)

历史学家唐德刚先生在《从北京政变到皇姑屯期间的奉张父子》长文中,有全面深刻的描述,其最核心的盖棺论定的评价为:“张作霖「军阀」也,然作霖竟以拒签「五路条约」而死国。吴佩孚亦军阀也,然其「不住租界」,狷介一生。据说,最后亦以誓不事敌而招杀身之祸。张宗昌军阀中之最下陈者,然济南惨案前,亦尝坚拒日军化装直鲁军以抗南军之要求。大节无亏,均足垂名青史。”

  唐德刚先生认为,不论奉系势力是如何的强大,它终究是个「北洋军阀」的一支。它上下所搞的还是刘邦、项羽那一套——穷兵默武、逐鹿中原。谁把鹿捉到了,谁就做皇帝。这个老套套,在「民国时代」就不够用了。「雄才」者何?「水浒」英雄,「说唐」好汉也。隋唐之际最大的雄才,便是秦王李世民了。「大略」者,建国方略、建国大纲,民主专政、农村包围城市等等是也。换言之,你得对你自己的政治措施、政治布局有认识,有远见,有策略也。斯为张老帅之所无。他老帅口口声声要「以武力解决长江各省」。长江各省,真的被他武力解决了,则「以暴易暴」耶?这点他就讲不清楚了。讲不清楚则不但长江各省武力解决不了,他用武力强占的苏皖二省,在一九二五年秋又被南方军阀孙传芳等夺回去了。——军阀失之、军阀得之,于我老百姓何有哉?这就是没有「大略」的毛病了。再者,对自己的政治措施无认识,则连自己内部的问题,都无法解决,这样就爆发了一九二五年冬的「郭松龄倒戈」的闹剧。张作霖「军阀」也,然作霖竟以拒签「五路条约」而死国。吴佩孚亦军阀也,然其「不住租界」,狷介一生。据说,最后亦以誓不事敌而招杀身之祸。张宗昌军阀中之最下陈者,然济南惨案前,亦尝坚拒日军化装直鲁军以抗南军之要求。大节无亏,均足垂名青史。

  以故所谓「军阀」者,固不可一概而论。盖我国近代史的发展,从中古社会走向现在社会,实有其极显著的「阶段性」。舜犹人也,各阶段的英雄豪杰,都是各该阶段的特殊产品。各阶段有各阶段的通性,各阶段亦各有其贤与不肖。非此阶段人物多属圣贤,而彼阶段(如军阀时代)所产者,尽属不肖也。治史者「秉笔直书」,绝不可先有成见而一竿打翻一条船也。

  再者,各民族国家(尤其古老文化如中国者),均各有其不同的历史发展之背景。「特性」往往大于「通性」。我国所特有的「国家强于社会」和「中央集权」的帝王专政制度,自秦汉以降,虽算不得是个「好」制度,然亦不失为农业社会中「有效用」(Functional)的制度,故能一拖两千年,至今不衰。然此一制度在现代化的工商业社会中则失其「效用」。以故我国近百年来现代化运动的主要目标,一言以蔽之,便是在寻找另一个「有效用」的新制度,为长治久安之策,如此而已。

  自中山革命之初,由「同盟会」至民初「国民党」,吾民族所向往之新制度,实为「议会政治」、「三权分立」、「司法独立」、「总统制」等等之美国模式也。一切以美国为师。然廿世纪初年(甚至中期以后)之中国,却无实行「美国模式」的任何条件。因此「总统」也,「国会」也,搞了十来年,至张作霖组织「军政府」,即证明早年「美国模式」在中国的彻底破产。「军阀政治「(Wariordism)者,此一美国模式破产之并发症也。

  

                                                                                                 (五)

其他当时人物对张作霖有何评论?

叶恭绰评价说:张作霖“其言甚豁,可知其固出于诚意也” 。

孙科评价说:“从前听说张作霖是土匪出身,以为他粗鲁剽悍,及见面之后,方知他长得非常清秀,个子不高,不象土匪一类人物” 。

曹汝霖认为:“张氏坐镇东三省,整军有方,理才有术,保境安民,人民称颂。尤其对付日本人,内外并进,刚柔互用,关东军无所施其技。少壮派恨之入骨,非去之不可,遂以非常手段,致丧其命,张氏不愧为一世之雄也” 。

颜惠庆评论说:“他对国家的功罪,一时尚难评判,只好留待史家的公正裁决。他所受的教育,十分有限,完全凭藉本人天赋的智慧和机变,造成他死前的领袖地位。他能在东三省,日本军阀极度侵略之下,维持地方秩序,经历若干年,其应付能力要非一般武人所能企及。至于他的弱点,要为中国一般武人所共有,不要对张氏个别加以苛刻指摘” 。

梁士诒评论说:“张虽一武夫,而十余年撑持东北,苦心孤诣,功绩实不容没,张死,而东北之局坏矣” 。

俄国人布尔林曾任张作霖的顾问10年,他对张也有评论。他说:“张作霖可敬佩之事有(1)收回中东铁路权。在民国九年前后,俄国红白两党混战时期,关于中东路问题,日本提出由中、日共管,美国主张暂由国际监管。张均反对,认为中东路主权属于中国,而于中国收回,并划中东铁路沿线为东省特别行政区。(2)断绝谢米诺夫。俄国远东军总司令谢米诺夫,经红军击散,在民国七年八月退到满洲里、海拉尔。八年九月我陪同谢米诺夫至沈阳,谒张面谈。张、谢达成口头协议:张仍暗中支援,谢继续服从西伯利亚政府及不得向东北与蒙古境内侵犯。八年底谢受日本利用,宣布为西伯利亚统治者,并统一全蒙。张将军闻之大为愤怒,骂谢是白匪,即密令黑龙江孙督军设法将谢米诺夫逮捕。经我周旋调解,虽未走极端,然自此断绝谢之往来,凡谢部退入国境者,不问多少,一律缴械” 。

《国闻周报》当时发表文章说:“张作霖之为人,机警果敢,非无过之处,即其宽厚待下,侠义结友,亦尚不失豪杰本色。彼在东省,对日人有时非常强硬,决不如南中所传之媚日亲日。……盖东北地理历史,均与日本有特殊关系,周旋其中,势使之然,固不能断其即为媚日卖国。”又说“张作霖……霸东北者十余年,而强邻压境,外交棘手,张努力支撑,似尚不闻有丧权卖国举动,世之明眼人或多谅解者也”。又说“平情而论,张作霖以前在东北经过之事业,均足表现一种爱国真诚,对外敢云尚无屈辱,此自不可磨灭之事实……吾知千百年后,知人论世,定多同情于其悲境者” 。

加文.麦柯马克评论说:“在利用日本力量这个限度内,他可能一直是天真的”。

梁敬錞则评论说:“张作霖对于日本,虽甚富友谊,然日本欲其出卖国家,若日韩合并论中,宋秉峻、李容九之所为者,则非张作霖所能忍受。作霖之贤在此,日本满蒙分裂运动之失败亦在此”。

                                                                                           (六)

        张作霖是一个集各种矛盾于一身的人:他文化不高却又腹藏雄才;他出身胡匪却又从不抢劫;他杀人如麻却又柔情似水;他穷兵黩武却又发展经济;他勾结日本却又捍卫国土;他迅速崛起却又倏忽殉国……但有重要的一点,也是他投机取胜的秘诀,在于“跟着强者走”,直到他自己成为强者,但最终死于当时的强者——日本军国主义分子之手。

  袁世凯是正路子的枭雄,张作霖是野路子的枭雄,两者都精于计算、善于权谋。从体格上看,张作霖身材瘦小,文质彬彬;从相貌上,张作霖北人南相,活脱脱一个.书生而绝无草莽之气。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