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倒影之儒林吾师刘春烺诗文选评(一)
2018-06-11 06:50:33
  • 0
  • 1
  • 7
  • 0

        在家乡的寻访之旅中,从了解到读懂一个个消逝的历史人物,常有相识恨晚、读书太少、读此书太迟的喟叹,也会有怅疑无路、荒野踟蹰、柳暗花明的欣喜。翻阅盘锦、北镇、台安、黑山四县县志,并上溯到古县志,我于时光倒影中,于灯火阑珊处,蓦然发现儒林吾师在此恭候久矣!

     在《北镇县志》中,他是为儒如朱文公,诗雄如龚自珍;在《台安县志》中,他是治河如西门豹,抚乱如王阳明;在《盘山县志》中,他是李冰再生,郭守敬重世。辽沈一带,台安、北镇、沈阳、盘锦皆以他为荣,皆认他为故里乡亲。

       他就是生于公元1849年1月,过世于1906年2月(清道光28年十二月—光绪32年正月)的辽东大儒刘春烺 。

       百度上资料,刘春烺是奉天府承德县新民厅南齐家窝铺(今属鞍山市台安县桑林子镇)人。他的最小的故乡桑林子镇,与我们的小故乡北镇市柳家乡,仅仅相隔辽河的一条支流绕阳河,仅仅相距三十华里。

       ——他从小聪颖好学,博闻强记,饱读经书;他6岁进入私塾,到光绪8年(公元1882年)35岁时,在顺天府壬午科乡试中考中举人,名列关东举子之首;他的才艺超群,与同窗好友房毓琛、荣文达一起被誉为“奉天三才子”;他立志走“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科举之路;他注重学习科学知识,诸如宋代科学家郭应星的《天工开物》、徐光启的《农政全书》、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以及算术、历法、水利、军事等书籍;他精通水利测绘,带领百姓挑河治水、造福一方。

       ——光绪20年,新民柳河泛滥,水无定流,大为民病,朝廷驻奉天将领左宝贵将军推荐他去治理。刘春烺独任其事,知行合一,带领民工日夜奋战,如期完成治理柳河任务,受到柳河沿岸百姓的称赞。

       ——光绪22年辽河发大水,两岸新旧堤坝全线溃决,平地水深1—2米,村庄多被冲毁,交通断绝。他舍生忘死,亲临现场勘察后,提出以挑河治水的倡议。得到了奉天督抚和朝廷的批准。他仿元郭太史之法,以勾股测地绘图,河心取土,抛岸成堤,一年之内竣工。使台安、辽中、海城、盘山、镇安(黑山)等县潢潦之区变为沃壤,解除了辽河水患,变害为利,百姓逐步过上丰衣足食的好日子。今天,辽河一带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鱼米之乡,全国重要的商品粮产地,刘春烺当年付出的心血功不可没。

       ——他足智多谋,济世安民,解除匪患。庚子之岁,义和拳起,俄军占领关东。兵匪相仇,淫抢烧杀,民不聊生。刘春烺虽已以隐居闾山,由于辽河两岸民众呼吁,与李澍龄一起出山,会同德彬、冯绍唐四人起草《为设大团四乡公启》和《两河同盟书》等文件,禀明大宪。并牵头成立新民厅招抚局,招安绿林豪客,按地筹饷,设立大团。保荐冯麟阁、张作霖等多股土匪弃暗投明,使辽海地界的社会局势得到初步稳定,为日俄争霸后破碎的东北奠定了归于一统的基础。

       ——他格物致知,著书立说,教书育人,为培养人才不懈努力。刘春烺一生创作大量诗歌与散文,计有4000首之多,仅留下一部《看云听涛馆集》,在台安、海城、北镇和盘山县志上均收藏他的诗作,总共仅有160首,此外还有一些散文、呈启、奏折之类的文稿,。戊戌变法,在古老的中国刮起一阵改革的新风,废除科举兴办学堂,是当时社会的一股新潮流,奉天府城在变法维新中恢复了萃升书院。奉天督抚依克唐阿与奉天府尹廷杰,聘他到奉天翠升书院任总教习,兼管辽河治水事。刘春烺欣然接受,他在办学的一份报告中写道:“人才在教育,教学在学校。”立志把萃升书院改造成一所新式的大学堂,为辽沈地区培养人才大展才华。在教学中, 他也向来提倡“重经世致用”的实用,对于教育的见解也十分超前。“惟以其能救时者为适用”(《北镇县志》),一改中国古代教育书院“文有余而行不足”的长期弊病,多注意培养学生的实用技能,如治水、测绘等。《北镇县志》评价他“君则谓孔门教育,道艺并重,非后世饰空言鲜事功者可比”。刘春烺的一生,充满着对国家的责任感,然而满腔抱负却没有完全得到施展。

      1906年1月末刘春烺在沈阳城病逝,享年57岁。噩耗传出,许多名流学士、挚友高朋无不为痛失一位具有匡时济世的能人而悲哀。北镇进士李维桢送挽联以颂其德:“榛芜横塞,兰道不芳,山鬼郁牢愁,岩穴谁遗屈子赋?薪火亲传,稚香莫证,水仙怀旧操,海天空弃伯牙琴。”按死者遗愿,刘春烺的灵柩用骡驮轿由沈阳城运回医巫闾山,葬于木叶山庄附近。安葬仪式是在阴霾的山色和萧瑟的雪霰声中举行的。这位要强上进的辽东大儒投入自己深深热爱的医巫闾山怀抱之中,东有木叶山庄,西是看云听涛馆,头顶流云影,耳畔有松涛。留给后人无尽的痛惜:“怀济世之才而难得机遇,成功者无法成功,可惜;负济世之学而未展其用,精彩者不能精彩,可惜!”

      《北镇县志》评价他:“读其诗者,皆以君蕴匡时之学,而未展其用为可惜”;“以故君之学,不规规于讲学著书,而一以实用为归宿,其穷究器数,较之博野,尤为精密,盖颜先生后一人而已。”

     《奉天通志》评价他:“生平负匡世之学,未展其用,惜哉!”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