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倒影之草长莺飞“白马张”
2018-06-12 09:10:16
  • 0
  • 0
  • 9
  • 0

       张作霖的老家在海城,他的姥姥家在北镇高山子的赵家庙村(当时属于黑山县)。自从被金寿山匪帮打散后,妻儿跟他来到了台安的八角台,但他的老母仍住在姥姥那里,那也是他的岳父母所在的村子。

      待到在八角台站稳脚跟后,张作霖可谓英气勃发,一抽出空来,他就扛着那支套筒步枪,骑一匹白马,不要任何人护卫和跟随,单枪匹马地到赵家庙村去探望老母,他也因此得了一个绰号“白马张”。

       八角台与赵家庙村直线距离50里,张作霖每次都是在吃过午饭后动身,在太阳偏西时到达赵家沟。路上要经过一个一望无际、方圆数十里都没有人家的大草甸子三界沟,这片草甸子,就是台安和北镇、黑山交界处的一片大草原,现在的桑树林子镇和柳家乡、四台子镇之间的所在,就是我们现在的小故乡。

       张作霖在途经此处时,曾遭遇一股土匪的伏击。当时他一看,所处区域地势开阔,又是白昼,人马目标太大,不易走脱,就赶紧下马跳进一条沟里,用步枪与敌人对抗。对方有一二十个人,但都打不到张作霖,反而被他打死打伤了好几个。

      一直对峙到“撂帘子”(黑话,意思是天黑了),张作霖这才翻身上马。他的白马久经战阵,训练有素,打仗时寸步不离主人,一旦跑起来,又速度飞快。依靠白马和步枪,张作霖突出重围,安然无恙地回到了赵家庙村。

      张作霖对他的套筒步枪非常珍视,认为这是自己创业的家伙,陪着主人打过很多胜仗,已称得上是一个“功臣”。在马队多数人都已换用快枪的情况下,他依旧不愿更换,一直到死,这支步枪都被他妥善地保存着。

        关于张作霖在大草甸子遇险,在赵家庙村,还有另外的一种传说,这是当地学者“黑马”马德文兄整理而成的一篇文章。

  据说,有一年夏天,赵家庙的土匪头子张作霖去台安县青马坎看他的干爹――杜老畔。因为那天给他干爹过生日,张作霖带不少礼物当然还有金银。他干爹喜欢张作霖,说张作霖将来前途无可限量。他们特别合得来,他们的关系胜过自己的儿子,杜老畔有什么都乐意给张作霖,像把他自己骑的宝马给了张作霖,德国造的手枪也给张作霖。总之给啥也不心疼。这些事杜立三看在眼里恨在心上。杜立三心想:“早晚有一天有你没我,有我没你”。今天机会终于来了,过生日哪有不吃饭的?杜家爷俩陪张作霖喝酒推杯换盏,杜立三不热情装热情,他频频给张作霖敬酒,他心想:“我把张小个子灌醉然后找机会在半路设伏杀了他。把马和枪夺回来归我。他人死了,我爸能把我咋地?我毕竟是他儿子”。想到这里杜立三心里美滋滋的。

       酒过三旬菜过五味,张作霖喝得迷迷糊糊 他假借上侧所出去的机会,他用食指一捅喉咙‘哇’的一下吐到厕所里,张作霖感觉清醒多了。随后他从兜子拿一片解酒药一口吞下。这药真灵吃完了脑袋再也不迷糊了,但他装迷糊两脚站不稳直打幌走回客厅。张作霖说:“干爹、三哥没有不散的宴席,我家有事马上回赵家庙”。杜老畔再三挽留,张作霖非走不可。杜老畔说:“立三啊!你亲自送老疙瘩一程”。杜立三心想正合我意。杜立三爽快答应说:“好,我护送到三界沟芦苇荡就回来”。于是骑马上路了。

  杜立三带上七八个小土匪各个挎着枪,有的是长枪有的是短枪。张作霖他们有说有笑,大约走有一个时辰离芦苇荡一二里地,杜立三对张作霖说:“老疙瘩,我下马方便一下,我肚子疼拉肚子,让我的兄弟们护送过芦苇荡”。接着杜立三向土匪使个眼色,意思是说,替我把张作霖干掉,不要打宝马。张作霖有多机灵啊!这眼神被张作霖看到了,张作霖做个心里有数,时刻提防着这几个土匪。当快走到芦苇荡时土匪举枪向张作霖射击,张早有防备,当张听到拉枪栓的声音就感到不好,张作霖立即掏出手枪,身子藏在马的侧面举枪还击,杜立三他们人多枪多,张作霖枪法准,土匪被摞倒了两个,张作霖举枪的胳膊被土匪打中也受了伤。就在这时芦苇荡河面上有成千上万只丹顶鹤受惊吓从河面飞起直冲向土匪。丹顶鹤心想;“我们在水面上呆得好好的,有的孵卵,有的保护幼鸟,你们打黑枪杀我们,这还了得”。于是群鹤奋不顾身冲向土匪,鹤不知道土匪追杀张作霖。后来知道了土匪在打前边那个人,群鹤心想:“反正也帮忙了,那就帮到底吧!谁让你们以多胜少,那么多人打一个,不公平”。于是有的丹顶鹤叼土匪的眼睛、有的叼脸和鼻子的,土匪不知所措忘了开枪打张作霖,只顾打鸟了。张作霖趁此机会骑着宝马一口气跑回了赵家庙。

        等张作霖回到赵家庙,张作霖从马背上跳下来,气乎乎地说:“好个巴子的,好险、好险,多亏那一群丹顶鹤护驾,要不然我早就没命了”。我发誓:“倘若我张作霖有发达的那一天,我一定修个影壁墙,在墙上画百只丹顶鹤以表答我对丹顶鹤的救命之恩”。多少年后,张作霖真的当上一代枭雄,作了东北王。可他没有忘记当时的承诺,在赵家庙修了一个长20米宽4米高的影壁墙,并画上了百只栩栩如生形态各异的丹顶鹤。

       关于马德文兄整理的以上传说,翻阅《张作霖大传:一个乱世枭雄的崛起与殒落》,有如下记载:“杜立三出身于豪强世家,父亲专劫“皇杠”,几个叔叔都是著名的“马胡子”或坐地分赃的寨主。此人紫红脸膛,穿着上也偏好紫色,出行时一般都是头扎紫红色头巾,脑后垂一尺多长的紫红飘带,身穿紫红宁绸上衣,民间一谈起杜立三,都爱把他当成京剧和公案小说里的窦尔敦、单雄信。可是真实生活中的所谓江湖好汉,其实远没有戏曲中那么可爱,杜立三生性狠毒,杀人不眨眼,不但地方上的老百姓闻名丧胆,就是其他帮派头目也都怯其三分。张作霖在没有就抚前,杜立三的一小股人马曾跑到他的“保险区”境内抢掠。事情发生后,张作霖缴了这些人的枪支,杜立三闻报大怒,集齐全部人马要与张作霖拼个你死我活。张作霖打不过这个杜立三,只得落荒而逃,杜立三则穷追不舍,由辽阳一直追到了镇安县十七户。十七户有一个被称为‘汤二爷’的庄主,势力很大,属于黑白两道都吃得开的人物。‘汤二爷’是汤玉麟认的本家,在张作霖等人的请求下,他出面进行了调解。张、杜遂言归于好,张作霖把所缴的枪支归还给杜立三,杜立三也表示对此事将不再追究。之后,两人又共同认“汤二爷”为义父,彼此间还焚香拜把,结下了金兰之好。虽然拜了把兄弟,但张、杜之间并无任何惺惺相惜之意,张作霖纯粹是畏惧于杜立三的凶狠强悍,而不得不使出权宜之计。从内心上来说,他与杜立三仍然势不两立,真要有条件下手,他完全可以做到毫不犹豫。”

       根据这个记载,是从辽阳向镇安(今黑山县)的追击,中间也经过一片大芦苇荡。

      具体的考证,留待更多资料的出现吧。

       最终,杜立三还是被张作霖诱杀。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