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倒影之故乡夜空
2017-12-15 17:42:59
  • 0
  • 2
  • 2
  • 0

           在我的故乡,当夜晚来临,一切都是那么的寂静。而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是星汉灿烂的夜空。 

                                                                                             (一)

          三十四年前,姥姥过世那天深夜,我受父命去邻村大赵家屯,告知姥姥姥爷的干亲一一他们的干儿子,老人过世的消息。经过的这条屯路,两侧皆是密如纱帐的高粱苞米地。那夜似乎无月,星光却似乎异常璀璨。我连手电都没有带,在昏黑中行走,却心如明灯,没有任何恐惧。夜色中的庄稼叶子闪着银光绿色,映衬着天幕上无数的星辰,仿佛姥姥的魂灵,在天上陪我走完她最后这段路。

        重温故乡夜空,如同重读一套名著。我既有多次在漆黑之夜行走的经历,也有在停电之夜园子中的冥想,更有在中学操场上观看星空的流转。哲人康德说:"那最神圣恒久而又日新月异的,那最使我们感到惊奇和震撼的两件东西,是天上的星空和我们心中的道德律"。这句话又被翻译为:"世界上唯有两样东西能让我们的内心受到深深的震撼,一是我们头顶浩瀚灿烂的星空,一是我们心中崇高的道德法则。"这句名言的第三句翻译为:”有两种东西,我对它们的思考越是深沉和持久,它们在我心中唤起的惊奇和敬畏就会越历久弥新,一个是我头顶的星空,另一个是我心中的道德法则,它们向我印证,上帝在我头顶,亦在我心中“。对我们许多炎黄子孙而言,故乡既是我们的上帝,因为那里有我们的父老,我们永远是父老乡亲的子弟;故乡也是我们的家国,故乡如同我们头顶的灿烂星空,故乡如同我们心中的神圣准则。

       故乡之昼的天空湛蓝而高远,故乡之夜的天幕深邃而神秘。天似穹庐,笼盖着河流、农田与村庄,像是画家随性信手涂抹出的一幅油画。多次次,坐在村里的场院上,暗夜中,听大人们讲述陈年往事,听说书瞎子讲隋唐英雄,讲明朝英烈,当时是那么令我们神往。

                                                                                                  (二)  

         五年前,柳家中学并校取消后的中秋时节,我们回乡看望父母。夜半绕村漫步,经过空阔静寥的中学。操场上铺满月光,东南北三面长满了一人高的蒿草,风吹草摇,飒飒作响,似乎里面还藏有野猫或野狗,或者夜晚的行者。

      在操场上遥望星空,遥望故乡和母校的星空,我有些不知所措,面对着大海似的星空,杂了思绪,乱了理智,杂乱了今生的情趣。像是夜明珠用璀璨的光芒连接成的,美妙的星辰,顽皮的云儿,在幕夜里游荡,便使得这星辰若隐若现了。

      无论是昏沉的天,还是明朗的夜,不论我遥望多少星,我都始终相信,只有故乡的星空才能包容。养育最多的星,包括我这颗。遥望星空,遥望我梦中惦念的故乡天穹。

  我想起无数次夜晚,和伙伴们来到操场上的晒草堆上,仰卧其上,四肢舒展,周身放松,充分享受星月之夜独有的静谧,独有的韵味。当年当时,鸡犬无声,尘嚣沉淀,四野阒寂。我们心静如水,静闻天籁。

  我喜欢阅读星空,这得益于那个最古老的传说。牛郎织女是非常有名的一个中国民间传说故事,是中国人民最早关于星的故事。《荆楚岁时记》记载,"天河之东,有织女,天帝之子也。年年织杼役,织成云锦天衣。天帝怜其独处,许嫁河西牵牛郎。嫁后遂废织纴。天帝怒,责令归河东。唯每年七月七日夜,渡河一会。”古诗十九首已有发挥,此诗书于织女洞内石壁上。

       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

       纤纤擢素手,札札弄机杼。

       终日不成章,涕泣零如雨。

       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

        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每个故乡秋天的晚上,我们所看到的最亮的星是织女星。在初秋,晚上九点钟左右她越过我们的头顶;秋越来越深,她越过我们头顶的时间也越来越早。织女星和附近的几颗星连在一起,成为一架七弦琴的样子,人们叫它天琴座。 牵牛星在织女星的东方,白蒙蒙地像云一样的一片,断断续续从北到南横过天空,这就是银河,也叫天河。天河的东南面有排成一条直线的三颗星。中间一颗很亮,两旁的光芒较弱,看去与中间的一颗距离恰好相等。用直线把这三颗星连结起来,正像一条两臂相等的杠杆。这三颗星叫天平星也叫挑担星。这中间一颗最大最亮的就是牛郎星,也叫做 牵牛星。它的光辉稍稍带点黄,不及织女星亮,可是其余的星全比不上它。

       后来学习地理才知道, 织女星、牵牛星和太阳一样,都是恒星。织女星的光辉竟然是太阳的50倍, 牵牛星的光辉也是太阳的10倍。所以相对小而淡,纯是因为比遥远还遥远,是光年平方的平方。情不自禁地想起现代教给孩子的儿歌:

   王母娘娘太可恶,

   银簪一划成天河。

   一对鸳鸯活拆散,

   苦了牛郎织女姐。

   泪纷纷,情切切,

   隔河相望怎述说。

   牛郎担子抛牛枷,

   织女挥手抛银梭。

  这首儿歌编得生动形象。你看,天鹰座那颗最亮的大星是牛郎星,通称牵牛星,乡亲们管它叫牛郎。牛郎星左右恰好有两颗小星,那是牛郎肩挑的一双儿女,附近正好有4颗小星凑成一把银梭哩!再看对岸,天琴座中那颗大星就是织女星,乡亲们管它叫织女。织女星旁边有3颗小星凑成牛枷。真叹服劳动人民的丰富想象力,仅凭几颗星星居然演绎出一个美丽动听的民间故事,并把它搬上舞台和银幕,使之家喻户晓、妇孺皆知。

                                                                                (三)

        小时候,曾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对指南针和北斗七星发生了兴趣。指南针手里没有,于是就常常一起观看变幻无常的北斗七星。后来,也能根据季节利用北斗星斗柄的指向判断方向,大概春天斗柄指向东方,夏天斗柄指向南方,秋天斗柄指向西方,冬天斗柄指向北方。

        那时,村里的于振铎老先生就常常自言自语他的那幅对联:北斗七星,斗转星移,春夏秋冬,此乃一年!南方朱雀,飞短流长,金木水火,何谓永恒?这些,我们是懵懵懂懂的。但是,对北斗的兴趣,却未曾减弱。

        因为,地处偏僻乡村,小孩也会时时深入荒野,深入青纱帐中,识路是确保安全的基本功。

        那时,关于北斗七星,一直流传着一个女孩爱心救母的故事。故事中讲到,很久很久以前,在地球上发生过一次大旱灾;所有的河流和水井都干涸了,草木丛林也都干枯了,许多人及动物都焦渴而死。一天夜里,一个小姑娘拿着水罐走出家门,为她生病的母亲去找水。小姑娘哪儿也找不到水,累得倒在草地上睡着了。当她醒来的时候,拿起罐子一看,罐子里竟装满了清亮新鲜的水。小姑娘喜出望外,真想喝个够,但又一想,这些水给妈妈还不够呢,就赶紧抱着水罐跑回家去。她匆匆忙忙,没有注意到脚底下有一条小狗,一下子绊倒在它身上,水罐也掉在了地下。小狗哀哀地尖叫起来。小姑娘赶紧去捡水罐。 她以为,水一定都洒了,但是没有,罐子端端正正地在地上放着,罐子里的水还满满的。小姑娘把水倒在手掌里一点,小狗把它都舔净了,变得欢喜起来。当小姑娘再拿水罐时,木头做的水罐竟变成银的。小姑娘把水罐带回家,带给了母亲。母亲说:“反正我就快要死了,还是你自己喝吧。”又把水罐递给小姑娘。就在这一瞬间,水罐又从银的变成了金的。这时小姑娘再也忍不住,正想凑上水罐去喝的时候,突然从门外走进来一个过路人,要讨水喝。小姑娘咽了一口唾沫,把水罐递给了这个过路人。这时突。从此人们都有了水喝。

        那七颗钻石越升越高,升到了天上,变成了七颗星然从水罐里跳出了七颗很大的钻石,接着从里面涌出了一股巨大的清澈而新鲜的水流星,这就是人们所说的大熊星座。

        实际上,无论是小时候还是上完大学,不曾在宇届和天象方面有过过多的研究,只识得小时候识别过的北斗七星和牵牛、织女、启明、长庚等几个星。

        在十余年的故乡生活中,北斗七星总是每年整个夏日里,最为我们津津乐道的星辰。家里是五间平房,前面是将近两亩地的园田,中间围出一个大院子。我最喜欢在房顶上纳凉看星星,其次是在南园子中间静静地观看天幕上最明显的天河和北斗。

       小时候,我们初级的想象和中国古人一样,一直认为 “天圆地方”,天空是圆的,大地是方的,甚至走到尽头会掉到深渊之中。后来读大学时看到英国李约瑟博士在《中国科学技术史》中评论道:“现在无疑已经证实,中国古代的天文学虽然在逻辑性和实用性方面决不逊于埃及、希腊以及较晚的欧洲天文学,然而它却是以大不相同的思想体系为基础的。”他又说:“二十八宿的界限一经划定,不论星群离开赤道的远近如何,中国人都能够知道它们的准确位置。甚至当星群在地平线以下时,只要观测和它们联系在一起的正在头顶的拱极星,就可知道了。”

       我们的老祖宗,那是十分厉害的,哪是一句天圆地方能概括的呢。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