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倒影之小屯挖参往事
2018-03-19 10:10:18
  • 0
  • 0
  • 8
  • 0

       小赵家屯的的一位长辈,年轻时加入了长白山挖参的行列,到晚年才返回家乡。回来后,他讲述了近三十年的长白山往事。根据父亲《乡村往事》手稿整理。

         长白山人参,满语为奥尔厚达,意为百草之王,民间又称地精、神草、鬼盖、长寿花、棒槌等。在长白山区,挖参通常在谷雨后、白露前这段时间。进山采参时,一般是几个人或十几个人一伙,称为拉帮;也有一个人进山采参的,即单棍撮。入山时,采参人都带着小米、咸菜和炊具。进山的第一件事是选好地场,在窝风向阳山坳里用树干、树皮搭个窝棚,称之为压仓子。再搭个老爷府,供奉山神爷老把头。

        1922年10月,小赵家屯的房广田,因与流氓岳父争执赎回自己土地未果,一气之下远走他乡。

       出走后,一边走一边想自己应该去什么地方呢?出去后又应该做些什么呢?想来想去,吉林省东部有个长白山,听老一辈人说,那个大山里出产人参,有人去那个大山里挖人参,就挣了大钱,我应该去那里闯荡一下。如果挖着大人参,挣了大钱,就把老婆儿子接到这里来住,离开小赵家那个地方。想到岳父大人的无情,我就把土地房产都给他,看他还满意不满意。

       他不知不觉地就来到了高山子。到了火车站正好赶上一趟去长春的火车,他就买好火车票,火车正点到站,他就上火车去了长春市。到了长春一打听,去长白山还得坐火车到吉林,他又买了去吉林的火车票。到了吉林后,就在那里旅店住了一夜,次日一打听,想去长白山地区,没有火车,就得步行而去。他在饭店吃过早饭后,就起身往长白山而去,晓行夜宿地又走了两天,就来到了蛟河县。在县城又住了一宿,次日又起早往东而去。走过了奶子山地区,又往东走了一程路,四处一看,这里的人烟稀少,走了很远的路也没有人家。看一看天色将晚,就急忙地往前赶路,想找个村庄或屯里找个店住下一宿,明天好继续往山里赶路。正走之时,发现前边山沟里有个小屯,大约有十几户左右人家。看一下正好日落西山,天色已晚,想到不能再往前赶路了,这个小屯根本没有旅店,就得找户人家借宿一晚吧。

        这个屯的住户有的住草房,有的住马架子房。他进了屯就来到西数的第二户人家,这户人家住的两间草房,一打听知道家中只有三口人,夫妻二人和一个小女孩,夫妻都在二十几岁,孩子才三岁。妻子正在烧火做饭,他进屋后就说了句:“老乡打扰了,我是过路之人,错过了宿头,请问这附近是否有客店或者大户人家可住的地方?”这时从屋里出来了一个男人说:“客官你想去哪里?这里是长白山脚下,往前赶路很远才有人家,在附近地区都是小村屯,根本没有客店。”这位男人很好客,就说:“你请屋里坐,我们正在做饭。”就叫妻子多下些米,请客人吃过饭再说吧。房广田被让进屋里一看,住的是西屋,南北都有炕,在炕西边放一对箱子,箱子上面有几床被褥。看一看屋中比较干净,没有其他东西,一看就知道是一个贫苦的人家。在那时山区的住户多数是很贫困的。他进到屋里就被让坐到炕上,房广田坐下后,就问:“你贵姓,这个屯叫什么地名?”男人说:“我姓刘,名叫广田,这屯名叫刘家沟,一共才有十五户人家,多数人家姓刘,都是远门的家族,都是几十年老一辈闯关东来到这个山沟安家落户。到这个山沟,因为开始来这里是几户姓刘的人家,所以这个屯就叫刘家沟,都是靠在山下开些荒种点地来维持生活,有的也去山里打猎采药采榛子卖些钱,还有去山里挖人参的。这里的人就是这样年复一年地过日子。”

        刘广田说到这就问了一声:“客官贵姓,你是从哪里来,想去到哪里?”“我姓房名广田,我是辽西盘山县人(那时柳家由盘山县管辖),去到哪里我还没有目的地,就想来到长白山挖棒锤(那时有人把人参称为棒锤)。”“你姓房名广田,我叫刘广田,咱二人姓不一样,但名字是一样,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说着就叫妻子做了两个菜,无非是炒土豆片,又炒黄豆,做碗白菜汤,家中有白酒就烫了两壶。两人说话很投缘,就一边喝酒一边谈起来。房广田很会说话,问一声不知你今年年龄几何,刘广田说我今年已二十五岁,他接着就说:“我今年已二十四岁,你是哥哥我是弟弟了,咱就以兄弟相称吧”。又叫了声“嫂嫂,我来给你添麻烦了,请嫂嫂和孩子也上桌吃饭吧。”女人就说:“没什么麻烦,山沟里就这个条件,没有什么好吃的东西,请你不要见外,请你吃好喝好,我们娘俩等会再吃饭。”在谈话中才知道刘的妻子才二十二岁,女儿今年才三岁。

       在谈到进山里挖人参一事,刘广田说:“你来的不是时候,现在已快进入冬季,天气一天比一天冷,这时候是不能进山的。去山里挖人参是很辛苦的事,有时一去十天半月不能回来,背着行李,带着米和锅,走到哪住到哪,油盐都得随身带,到饭时就自己做饭,到了黑夜就得露宿在深山里。有的去了十多天还找不到一棵参,有的人来了时运就能挖到多棵人参,而且还挖到了生长多年的老人参。常言说是七两为参,八两为宝,真要挖到八两以上的人参就发财了。进山挖参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很困难的事,而且还是一个很危险的事。就是挖到了人参,而且挖来七两以上的参,卖出发了财,也是用性命换来的。这里就有一些进山挖参的人一去没有回来。”

        刘把进山挖参的情况说了一遍,房广田说:“我从家乡出来就想进山挖人参,不怕危险,更不怕死。可今年不能进山了,明年我一定进山挖参,哥哥你能否在这里给我找些活干。”刘说:“现在秋粮已经收完,这里还没有大财主,想找活干就不容易了。你可以在我家里住下,入冬后你可和我一起进山打些野兽,皮毛和肉去蛟河也能卖些钱,只要有我吃的,就有你吃的东西。卖钱多了,也分给你一些钱,兄弟你看怎么样。”房广田说:“那太好了,我得谢谢哥哥收留我。”说话之间已酒足饭饱,饭后两人越谈越投缘,就结拜为异性兄弟了。然后又拜了嫂嫂,从那以后,就在刘家的北炕住下了。入冬后,刘房两人就拿着猎枪(洋炮)、带着踩铡和套子去山里打猎,每天都能打些野兽。有时也打着狐狸、貉子,它们的皮毛很值钱,半个月就能去县城卖一次。经常打着的野兽有兔子、野鸡等动物,除了吃肉外,还能拿到县城卖些钱。刘广田有了房广田的帮忙,一冬的收获很大,除了家庭生活的开支外,又余下很多钱,把余下的钱也分给了房广田一半。哥俩的感情越处越好,在钱财上更不分你我了。有时把余钱多给弟弟一些,弟弟说:“我少要一些,你有妻子女儿,更需要钱。”两人是有尊有让,在一起生活的很好。

        一冬已过,来到新年,由于有了钱,全家人都做了新衣服,房广田也不例外地做了一身新衣服。又买了猪肉和菜,新年过得很是愉快。新年过完后,就来到春天,春天就不能进山打猎了。房广田就跟哥哥说:“我不能这么闲着,你给我找些活干吧。”哥哥说:“那好,东村有个财主,姓张,在附近他是最有钱的财主了。他有土地二百多亩,每年得用十人以上做他的长工,明天我去那里一次,看他还是否用人。”次日就去了张财主家,一问,长工是不用了,需要月工二名,能干到阴历六月末,时间大约四个月,每月三斗粮食。房广田一听正合自己的心愿,干到六月末好去山里挖人参去。在那里挖参,春夏季不能进山挖参,因春夏是药材和人参生长的季节,到雨季过后才能进山采药材和挖人参。次日房广田就去了张家村的张财主家,东家一看房广田正是年轻力壮的年龄,就把他留下了。他很能干,什么活都能干好,很受张财主的好评。干了四个月,如数把一石二斗粮食给了他,地主又把粮食用车送到了刘广田家里。刘广田只有十亩地,田里的农活已干完,他回来后,兄弟两人就研究进山采人参的事情。到了七月下半月就要开始进山,要带简单的行李,要有皮褥子、棉袍子,要准备好半个月吃的粮食、小铁锅,带些油盐就可以了。还要每人一杆洋炮和一把匕首,这些东西都得准备好。到了七月十六那天,他们哥俩把准备的东西带好,来到了山神庙,烧了香,拜了山神,就开始进山里找人参去了。

         他们俩进到山里后,刘广田就开始讲一些到山里的规矩,人参长得什么样,就和弟弟讲了一遍。走到中午,两人就开始做饭。进山开始,是从家中带来水,以后每天都要在山里找水喝和做饭了。做完饭后就吃午饭,找些野菜加点盐,就着饭,简单地吃了一顿。午饭后又继续往前方大山里走,怕迷失方向,就开始用匕首刮树皮到白色做记号。每走一里路,就找棵大树留下记号,刮树皮得刮树的背面,回来正好看见记号。这样就又走了半天时间,由于是山路,一天只能走进山里八十里左右的路。到了晚间,又开始埋锅造饭,吃完饭后就开始休息睡觉。

       房广田说真有点累了,就开始把皮褥子铺下,盖上棉袍就想睡觉。刘广田说:“这样睡觉不行,你得把衣服全脱光,把棉袍和衣服全盖在身上,你就大胆地睡觉吧,保证你安静地睡好一晚上的觉。不然的话,你这一夜别想睡好觉,山里的野兽来打扰你,还得听到鬼哭狼嗥的声音,一夜你就难睡觉了。你就按我说的办吧。”刘房二人就把衣服全脱光了,铺盖好就睡了觉,真是一睡到天亮,什么声音都没有听到。早饭后,还是继续往东北方向走,每走一段路就得在树上留上匕首刮的印记。进山后虽然带枪只是防身,一般是不许打野兽的,除非野兽要伤害你,你才能开枪打死它。这样他们走了三天也没有找到人参。再走到第四天中午,上了一个很高的山梁,到了山的北面,刘广田说:“看前面好象是人参苗子。”到近处一看,真是人参,一共有五棵。他们俩就把拿来的小木杈子从人参苗四外一点点地挖,不能用铁器,怕给人参根伤着。这样挖了一个时辰左右,就把五棵人参根完整地挖了出来,每棵大约有一两左右。这真是一个不小的收获,他们两人高兴极了,咱们第一次就有了这么大的收获!他们在有了收获的情况下,就继续往前方走下去,又走了三天,真正走到了深山老林里,也没有发现有人参。一共走了七天,就不能往前走了,因为吃的粮食只能够半个月用,所以到七天就得按原路往回走了。还是像来时那样埋锅造饭,采野菜就盐吃,晚上还是那样睡觉,白天还是继续找人参。这样又走了七天,没有发现人参,到了第八天就回到了家。妻子刘王氏一看丈夫和房家兄弟都瘦了,进山挖参的活不但危险,还特别地辛苦人。看到他们没有白去,真正挖回了五棵人参,她也非常地高兴,晚上为他们哥俩做了些菜,买了白酒,为他们接风洗尘。

        有了第一次的进山的成功,他们俩人又于八月初五日开始第二次进山采参。还是和上次一样,先拜山神庙,带着应用的物品,开始向深山的原始森林而去。这次不能再走上次进山的路,又选择了一条新的进山路线,往东北方向走了去。还是和上回一样,晓行夜住的,又走了五天,没有找到人参。在走到六天时间的下午,翻了一个高山,在山的东面有一块草地,房广田突然眼睛一亮,看到了人参,叫声:“哥哥,这里有人参!”大哥过来一看,真是有三棵参。他们俩小心地把人参挖出,装好后又继续往前方走去。次日又走了一天,没有发现人参,第八天又开始往回走了,回来的路又没有找到参,正好半个月回到家。这次挖到三棵人参,又是不小的收获,回来后全家人都非常高兴。两次用了一个月的时间,经过千辛万苦,挖到了八棵人参,也是不小的收获了。当然刘的妻子还是做些菜,两人喝酒来庆贺两次出山的胜利成果。

        两次去长白山采参,挖到了八棵人参,经过处理后,卖给南方客人,卖了八十块大洋,真是一个不小的收获了。房广田经过两次进山,也有了进到山里边采参的经验。他们两人还是冬季打猎,春夏房广田到张财主家扛活,到了秋季他们两人一同进山采参。这样年复一年地干了五年,一年比一年有经验,收获一年比一年多,五年下来他们两人都有了钱。房广田有了钱就想回辽西老家看一看,看一看妻子儿子现在怎么样了。如果妻子不等我,已嫁别人,那就另当别论了。如不嫁人,我就把妻子儿子接到这里来过,把田地房产都留给岳父刘锢露,这样他就满意了。但是,他又转念一想,现在虽已有了钱,还不算够用,我再奋斗干一年,到年底再收入多一些,再回到老家去,如没有意外就把妻子儿子接到这地方住。

        他没有把自己的心事告诉结义的兄嫂,还是和上年一样,冬季打猎,春夏季扛活,到了秋季就进山采人参。这一年的收获好于任何一年,一共在老山里挖了十棵人参,其中有两棵参每棵达到了五两多,他们两人真是高兴极了。可是在回来的路上,刘广田就得了病,浑身高烧发热。在山里是风吹日晒地赶路,晚间还得露宿在野地上,病情是一天比一天严重,最后一天连走路都非常困难。没办法,房广田就得背着往回走。还得背东西,还得背着人,这样行路就特别困难了。这样走了十五天时间,还没有回到家里。妻子刘王氏在家等急了,每次他们两人在十五天前都能到家,这次没按时回来,可能出事了。那天夜里刘王氏一夜没睡,等他们回来,一直等到第十六天晚上,才看到房广田把丈夫背了回来,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在山里受伤了?房广田说:“大哥有病了,在回来路上就得了病。头两天还能坚持走路,后来我就得掺扶着走路,最后一天我是背着回来的。大哥浑身热得利害,现在已是神志不清了。”把刘广田放在炕上,妻子赶忙托人接来一名农村医生。大夫把把脉,再摸摸身体特别热,说:“从脉象看,此病特别严重,可能是内脏有病,我给你开些中草药,煎好后给他服下去,如有好转,还能有救;如不见好转,你们就得另请高人了,我是无能为力了。”

        次日一早,房广田亲自又把医生请来,把脉一看,又看看眼睛,说了句:“你们准备后事吧。”那时的中医诊脉还是有两下的,那时看病把脉虽说看不准到底是什么病,不像现在有仪器诊断特别准确,但诊脉还是看出些问题。由于呼吸特别困难,脉象是绝脉。绝脉有四种,是雀啄、屋漏、鱼游、虾谢四种绝脉,所以乡村中医也能看出人已不行了,就说“你们准备后事吧”。由于他在深山得的是重感冒,由于几天的风餐露宿,高烧不退,才引发肺部感染,现在看来就是大叶肺炎。由于那时医疗条件差,没有医院,回到家中病情特别严重,吃些中草药根本不管用,所以次日乡医一诊脉,就知已是绝脉,就告诉刘王氏给丈夫准备后事吧。由于丈夫已是人事不清,昏迷不醒,妻子就大声喊叫孩子他爹,女儿已经八岁了,也大声喊爹爹,房广田也大喊哥哥。在众人的喊叫下,他突然清醒过来,看了看妻子和女儿,用微弱的声音说:“我不行了,我死后你们母女可怎么过呀。”转而又看了看房广田,用最微弱的声音说了句:“兄弟呀,我走了,我把你嫂子和女儿交给你了。我的女儿就是你的女儿一样,你一定要把女儿养大成人。”房广田听后就说:“大哥你放心,我答应你。”话刚说完,他就断了气。

       妻子和女儿就大哭起来。房广田也哭了起来,想到义兄几年来相处的非常好,共同生活,共同进山打猎和采人参,和自己的亲哥哥一样,在一起生活了已六年多,真正是难舍难分的。但转念一想,不能哭了,说声:“嫂子不要哭了,我们还要给哥哥办理后事呢。”这时乡亲都来了,房广田找了木匠做了一口红松的好棺材,找了块坟地,放了三天后,在乡亲的帮助下就安葬了。

       刘广田死后,可难为了房广田。他说把他的妻子女儿交给我了,还要把他的女儿养大成人,想到今年还准备回辽西家乡去,这可怎么办呢?又想到他们是孤儿寡母,我们在一起生活也不大方便呀。他想来想去,自己已答应了故去的义兄,无论如何也得过下去,所以他就取消了回辽西老家的念头。刘王氏就让女儿拜房广田为干爹,这样他们三口人就共同生活了二十多年。房广田自已说是为了义兄,他和她没有在一起住,没有过夫妻式的生活,他自己还是住北炕,她们母女住南炕。但还有的老年人传说,房广田在刘广田没死去前就是拉帮套的,自从义兄故去后,就和嫂嫂住在一起,成为了夫妻,养育了她们母女。究竟是他自己说的对,还是别人说的对,这就无从查考了,总的来说是他们共同生活了二十几年。房广田从义兄故去后,就把全家的事情都担起来了,也不去给张财主家扛活了,而是每年都是种好自己家的十亩地。秋前去长白山里采参,秋天收十亩地的粮食,冬季进山打猎,年复一年地过日子,生活过得很好,每年都能余些钱。这样的情况,他就没有回老家的想法了。自从义兄故去八年后,女儿已经十七岁了,长得很美丽,在乡下也算得上很漂亮的大姑娘了,通过媒人说合嫁给了张家村姓张的一户人家,他们家的家庭状况还很好。次年姑娘十八岁,张家小伙名叫张可富二十岁,于春季就结了婚。婚后夫妻很恩爱,和公婆在一起过,家庭很和睦,过一年就生了一个可爱的大胖小子,全家人都特高兴。

        房广田把干女儿很圆满地嫁出去后,感到安排得很好,也算完成了义兄故去前交待的一件大事,以后也想到了辽西的家乡。但转念一想,我走了,刘王氏怎么办?义兄把她交给我了,所以就打消了回辽西老家的念头了。他们叔嫂俩又是和以前一样地过日子。房广田很能干,日子越过越好,虽然土地不多,两口之家吃烧都够用。房广田还是冬季打猎,秋前进山采参,日子过得是很富裕的。他们共同生活到解放后的一九五二年,房广田已五十四岁了,刘王氏也已经五十二岁。在那年的春季的一天,刘王氏早上起来做饭,一下炕就突然跌倒在地下。房广田这时也起床了,一看,就急忙把刘王氏抱到炕上,当时是人事不醒,呼吸很困难,打呼噜。他急忙找来乡医一看,诊脉后,就说是中风(现在来看就是脑出血)。医生说:“此病无有办法医治,你就准备后事吧。”房广田派人把她的女儿接回来,女婿也来了,就张罗找木匠打口红松的棺材。那天晚上点灯后,刘王氏就咽气了,死前连一句话也没有说就故去了。当然房广田和干女儿是很悲痛的,经过乡亲们帮忙,放了三天就和刘广田安葬在一起。

       丧事办完后,干女儿刘素芬就和丈夫回家去了。到了春天,他还是把十亩地种上,到了秋前,他没有去进山采参,秋收后他就想起了三十年前的家乡。几十年没有音信,妻子早已经嫁给别人了,儿子也是随娘去了,这个家一定是不能存在了。转念一想,还是往家乡去封信打听一下再说吧。

        这封信去给谁呢?他没有去给家乡小赵家的哥哥,而是写给了台安县马油房家族的弟弟。这个弟弟知道他出走后房刘氏没有嫁人,一直带着儿子过日子,而且把儿子养大成人,娶妻生子,日子过得很好。几十年没有音信,他就把他的妻子儿子的情况写封信寄给他。

        房广田接到族弟的信后,自己觉得非常地难过。三十年来,妻子没有嫁人,而且还把儿子养大,还娶妻生子。看了这封信,心里感到难过,对不起自己的结发妻子和自己的亲生儿子。想到这里,怎么有脸回去和妻子儿子团聚呢?不能回去了,就得老死这里吧。见到这封信后,真是悲喜交加,喜的是这些年来妻子没有嫁人,能够把儿子养大,而且是娶妻生子;悲的是这些年来自己是真正的对不起妻子儿子了。想到这里,不知不觉就落下了眼泪。

        儿子房廷柱来到这里了,这真是意想不到的大喜事。这天晚饭后,他们父子整整谈了一整夜,父子二人都把各自的情况说了一遍。儿子说:“我是来接你老来了,你年事已高,还怎能在这里独身过下去呢?儿子请你回去,咱们一家人就团圆了。”父亲说:“我没有尽到父亲的责任,对不起你们母子二人,我就在这里过下去吧。”房廷柱是个孝子,说:“你不管离开我们多少年,你也是我的爹爹,无论如何你也得回去,让我尽到做儿子的责任吧。”次日,把干女儿、干女婿都请来。干女儿比房廷柱年长一岁,称为姐姐和姐夫,他们三人共同相劝,才把老父亲说好,才同意回辽西家乡去。把粮食卖了,两间草房和家用的物资都给干女儿了。这些年来也积存些钱,自己带好,告别了干女儿、女婿和相处三十年的乡亲们,跟随儿子房廷柱,回到离别近三十年的家乡去了。

        这是小赵家屯一段真实的故事,也是小赵家屯人走出去的第一人。此后,村民们或安居乐业,或南下二界沟大海,或北上黑龙江,没有在远行长白山挖参的人了。我们也理解,挖参日益规范化了。但是,经过千百年来历代放山人的实践,逐步"闯"出并形成了一整套由专用语言、行为规则、道德操守、挖参技术、各种禁忌等构成的放山人自觉遵守的独特的民间风俗,即"长白山采参习俗",经放山人师徒之间口传身授,世代相传至今。采人参中的拉帮套,也是其中的一种俗规。为了生存和找到、挖掘、保存人参,客观上需要一些山规来约束人们的行为,形成生存发展的合力。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