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倒影之南大山老家往事
2018-05-08 13:20:45
  • 0
  • 0
  • 9
  • 0
          
          

        兴城南大山乡,是曾祖父李恩会以及他的长子李景文、次子李景武归灵安厝之地。几十年来,此地是祖父李景云和父亲心中念念不忘的老家,而我却从未踏上过那片土地。自童年时期,无数次听闻老家如何,多少次老家亲属前来,对那方土地和家族,充满了亲切和好奇。

                                                                                      (一)

        祖父七十九岁时,他老人家虽已胃病成疾,但身体硬朗,干活有劲,忽然就想回兴城老家。此前,祖父的父亲于1962年,两位兄长先后于1972年和1986年过世,可能觉得没有可投奔看望的父母和兄长了,所以多年也未张罗回去。忽然在他年近古稀,却开始思念故乡,想必是大有由头的。我们设想,祖父的心中,已然梦回兴城故里,在祖辈的坟前祭奠了。

                                                                                       (二)

        兴城老家南大山家族的一位兄弟,几十年后前来探望,几番长谈,兴城老家的陈年往事,渐渐形成了一个完整的面貌。兄弟所讲,颇多主观,颇多臆断,尚待逐次明晰,逐次考证。

       咱们的太爷于1962年过世,二爷于1972年过世,我都还没出生。我爷于1986年过世,那时我已经十二岁了。我父亲李洪义是2017年过世的,最辉煌的经历,是建国前参加了东北野战军,从南大山乡跟随部队,一路参加了平津战役、渡江战役,后来在四川地区,思念故乡。其实那时已经是1950年了,他办理了复员手续,回到南大山当了普通农民。直到八十年代,国家落实了政策,每月给我父亲几千元的津贴补助。在南大乡红旗村,我爷是咱家族景字辈老大。景字辈的老大老二全在南大山。现在离开的是东革,他在兴城工作。兴城家族最早的老家,是在碱厂乡里石人沟村,洪字辈九叔在那里。他和咱们不是一个太爷的。现在看一下就咱太爷这股人多。目前石人沟是太爷的哥兄弟后代。

       我们一个太爷春字辈的还有二十一个人。石人沟那里就剩两股了,李洪日和李双他爸在那里。石人沟没春字辈的。我们家也是哥五个,沒有姐妹。我算计了一下,咱们就剩一个姑了。咱们家族有一个共同特点,小脚趾头都极小。

       那次洪杰三叔和三婶开车从李洪日九叔家出来,刚吃完羊肉喝完羊血,开车到拐弯处,不知道前边桥断了。这是因为下大雨断了桥,一下子干下去了,正好卡在那地方了,人没啥事。三婶事后说,她也感觉前边路不对了,就开始减速,及至看到断桥,就来不及了,忽悠一下就下去了。那次是上李洪日九叔那杀的羊,然后大伙去的。

       我给洪亮大叔当过儿子。那是在他儿子死了以后,我那时十七岁,在那里呆了九个月。我大叔一心想让咱家人来过继当儿子,所以他们两口子亲自上我们家去的,挺正式地提出要求。我爹妈考虑到是一个家族,我又是五个儿子中的老五,就同意了。我当了九个月儿子,我和他们不是不合。大雪天我穿水靴子,还不是皮鞋,连双皮鞋都没有,而她却给大叔买双军警靴,没给我买,还在我这里摆一把。然后我说军警靴真好看。我认为他们没把我当亲儿子待。当晚我就偷偷回家了。我爹妈当时不知我回家,事后他们来找,也就那样了。

       其实我也是能接班的,我爸毕竟是建国前参军,国家给保障,提供了名额。我爸把我带到管理学院,告诉我一个月120元钱,那时我还没当兵,我也不懂事就说太少了去个蛋,这么就耽误了。咱们家族事,我爹妈最会记。

      黑龙江李洪生的闺女李春红,现在嫁在威海老卢家,想给咱家建个祖辈祠堂。建祠堂不是没用,钱上你们不用考虑。谁当族长,也不用族长,咱可雇人天天上香。我太爷坟周围都是沙子,就太爷这地选的好。往下一挖都是土,别处就挖不下去。过去人有眼光,人家看了,说你家族四处分散,但哪代都有当官的,大官小官都有。这个祖坟,是太爷祖坟,我爷出去了,因为不能我家一个儿子没有。那时我真没有儿子啊。

      当时二爷李景武去世早,他的坟在太爷正中下顶脚了,而老大我爷李景文去世后就埋在边上了。没埋在正中的位置。算命的说,就因为这个,我这下一代始终没有男孩。而二叔儿子春利和四叔儿子春成都有两个儿子。说我们人丁稀少。咱家图啥呀。后来把我爷的坟起出去了。那时我不懂。我爹找风水先生看,说本来一是你们哥们兄弟多,全埋不了;二是旁边是个坑,坑得多少人填,不是简单的用土填。

       我就和利哥商量,我父亲哥四个,我得把亲叔伯哥们张罗来。我商量他的一是埋不下,二是我没儿子。他们说中,该挪就挪吧。就埋到我家地里了。至于石人沟祖坟,我和九叔说,谁要把老祖宗坟扒了,跟他没完。我爷本来是他顶脚的,我后来一养一个丫头,不行啊,谁的位置就是谁的。我爷爷李景文是1984年过世的,二爷在七十年代初就过世了。死时谁懂那个,位置埋错了,阴阳宅这可真了不得。这次我爹我也挪出去了。我商量不能跟顶脚了。再说一遍,我们弟兄多,将来埋不下,这是第一,第二,旁边有坑,人家说是阴坑,得多少东西填啊。用啥填得用人填。我们哥五个都填进去也不行啊。那时我就把这坑垫了。因为我父亲过世前得了一场大病,我问他你给顶脚不顶脚,他说顶不顶能咋的了。所以说旁边那坑,我住坑里去呀。我找风水先生看。先生说你埋也中,你哥五个往里填也能填。但话说回来,真正的你哥五个都能填进去吗?大哥李春生没儿子,四哥李春贵没媳妇。你填不进去啊。你下一代呢。先生建议还是挪了吧。本来那坑我都填完了。我用大翻斗车拉了好几车土,垫成平地了,栽上了树。那是我父亲病重时的事,我不可能现填。我也不想办事情了。

       说起喝酒,我常年喝酒,有时一天四顿,即使我两天不喝酒,你查我还是酒驾。我爹坐桌上不怎么喝,谁来了,你给我倒多少洒,一口就喝了它。然后把桌撤了,想喝,蔫啦巴叽喝,不就菜喝酒。活到九十岁。我在家里一天四顿酒。在老家也没啥事,早起我就喝。那时我就是种地,也没啥奋斗目标了,但现在有事做了。海鲜对我来说什么都不是,我喝酒不爱吃菜,我天天喝酒,真吃不下菜。对身体好与不好无所谓了,就我死了也无所谓。爹亲叔大娘亲舅大,我父亲没了,我叔就是大。不管怎么说,咱们姓李,流着共同的血脉。我父亲九十走的,大伙说是喜丧。丧事我办得相当好。起棺时赶上下了暴雨,大伙一下子给送到墓地。棺材不到五千元钱,下大雨,但大伙该送的送,没有停。顶雨埋的,埋完以后雨就停了。我二哥三哥都有儿子,我两个儿子。我现在属于给人打工,现在另找一出路给人放贷款,是我战友的关系。我是最败家也是最孝顺的一个人。

      我为啥知道这么多,我父亲不爱唠,但我二叔家二婶唠,她知道多。听说我父亲七十年代来过一趟,李洪强我老叔来过,向洪光借钱。老赵家就是李洪亮大叔那个屯的,我爷老丈人是马屯的,就是我们现在这个屯的。老赵家是地主,咱家开始是给人家打工。我三叔比李洪亮大叔大。洪亮大叔原计划培养我入党,文书是我四叔家李春成他老舅,他把字故意写错,把李春权写成李春成。我能和咱哥们争什么。一字之错,写成他了,党员本应是我的。

       现在看,我发展挺好。我二十一岁当兵,是五年兵,三年后回来的。因为搞对象,我丈母娘经常上部队找我。我们营长是牡丹江人,说你回去得了,不回去在部队不允许搞对象。我那时是汽车兵。我现在有点匪气。

      我有这个想法。我的意思,是把家族没有的人建一个祠堂,具体位置选哪还说不清。不能上黑龙江,肯定在辽宁。黑龙江是李景龙四爷,早过世了。还有李洪生大叔,生了李春双和李春红一儿一女;李洪义二叔,生了李春平和李春雷一女一儿。二婶已过世,是2018年正月没的。现在家族洪字辈过世的,是家族景字辈老大李景文的大儿子我父亲李洪义以及景字辈老五李景海的大儿子李洪俭。

      李洪俭大叔在世时经常打我,我给他买酒问来晚了就不行。为什么打我,说我一边走一边悠着酒瓶子。他上来就一大脖溜子。家族里有人说我父亲带过去不管了,但洪俭谁都打,包括十多岁的孩子。让我买酒,回来晚了不行就打,扇耳光。他跟家人喝多了打架,被打得血葫芦似的。因为他喝得烂醉一打一跤,否则谁打过他。我不去买酒不中,不去就打呀。他就愿意当大孩子头,让人服他,别人都得围着他转。我和我四叔儿子李春成说,仗着洪俭大叔死了,要不死,我们长大了也把他削了。那时他打我四叔李洪强,打得象条狗似的。实际上那时就我爹一句话,我们就一起打他。咱家多少人呢。那时他跟铁子很好,我和铁子同岁,都十二岁,那是一九八六年,洪俭大叔死了,三十二岁。他就是在铁子家出的事。那时老马家是大家族,老李家家族小。老马家是我爷李景文的老丈人家。打死了人,就铁子他爸自己承认了。他承认以后,他媳妇带着儿子跑了。直接就走了,在这就不呆,因为怕老李家族报复。那时在南大乡,李洪俭大叔是相当牛的。整个一个乡,他和李洪强四叔立棍。那时洪亮大叔是村支书,洪俭对什么支保无所谓,说打谁打谁。但他整来整去整狂了,他根本不团结家族,他喝酒打家人。洪俭是1954年出生,1984年过世,活着也该六十五了。

      李洪俭大叔是我父亲张罗领他回的南大乡。五爷李景海于一九八O年过世,老奶早一年过世。他们家在高山子是独门一户,李洪俭从劳改队出来。家族商量还是到兴城,毕竟家族亲戚多些。当时是我爸李洪义表的态,其实如果继续在高山子呆下去,他们更不行。因为都还未成家定性,还是孩子。如果到柳家来,也是单门独户。在南大乡人口多,能照顾了。另外他们的舅舅安作明,也是这个观点,起码那上有老,哥兄弟也多,能镇住了。再加上我二叔李洪志虽不当支书了,但还在乡上,洪亮大叔当支书,家族还是有势力的。安作明是高山子二道沟子人,在大虎山铁路站工作。那时我父亲亲表妹,就是我父亲二舅马连田的大闺女,打算招他做养老女婿。他家五个闺女。家族亲戚赞助了他们四间房的檩木盖房子,但他直接换了两间房子。家族里就李洪元不打,因为他跟李洪元投缘。李洪元是二爷李景武的四儿子。他不打李景元。在李洪俭大叔死这件事上,他们都认为是我父亲给带过去的,认为不负责责。我爷比较老实,一辈子没听说他骂过人。我爹李洪义脾气不好,如果要真收拾谁,当过兵的人谁怕谁呀。当时我天天上他那去,挨打。不管还不听,管还不听,我妈也都有意见。那时我二叔李洪志天天喝酒,孩子多呀,他有四女两男六个孩子。我们家哥五个,我大哥李春生说话不连贯,我二哥李春华有点昏。洪俭大叔就想在这嘎哒争头,但他没法争。争来争去我二哥压住他。一次打架,洪俭拎着镰刀追我二哥,二哥春华扒着房檐跑了。二叔李洪志总喝酒,虽然说了算,但大事小情什么的都不管。二叔当书记时,红旗村是整个乡上第一个拉电的,咱们家族在红旗村是有贡献的。

                                                                         (三)

         南大满族乡位于兴城市西南,距市区20公里,距京沈高速公路沙后所出口0.5公里,交通便利。全乡总面积130平方公里,其中耕地5.4万亩,总人口2.1万,辖15个行政村,74个自然屯。家族亲属主要集中在红旗村。 具体家族亲属,南大山乡的大爷李景文生了四个儿子,分别是李洪义、李洪志、李洪刚、李洪强。李洪义生了五个儿子,分别叫春生、春华、春友、春贵、春权。目前春生没了。李洪志生了四个闺女和两个儿子,李春梅最大,她家二闺女李秋梅没了,李冬梅、李玉梅以及两个儿子李春利李春东还在。李洪刚生了一儿一女,儿子李春斌,女儿李春青。李洪强生了两个儿子,大儿子李春成,二儿子李春咏。总计李景文这支共有四个儿子,李洪义、李洪志、李洪刚、李洪强,十个孙子和五个孙女。目前李春生和李秋梅不在了。这支洪字辈排义志刚强,春字辈排生华友贵权。南大山乡的二爷李景武生了四个儿子,大儿子李洪亮,生了儿子李伟,车祸去世,女儿李丹。二儿子李洪强,生了儿子李征谊,女儿李莉。长女李敬获。三儿子李洪田,生了女儿李茜和李楠,李楠已过世。四儿子李洪元,生了女儿李苹和李巍。总之李景武大爷四个儿子一个闺女。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