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倒影之北镇先烈阎海文追记
2018-07-12 21:23:12
  • 0
  • 0
  • 3
  • 0

       在《北镇县志》上,读到一首抗战时期的歌谣:“阎海文,当空军,打日机,八架焚;投炸弹,炸敌轮,轰轰轰,三舰沉。身受伤,落敌方,从容中,举手枪,不受辱,不投降,先杀敌,后自戕。智仁勇,真胆量,为国民,好榜样,传后世,永流芳,家乡人,不可忘。 ”这引出了故乡北镇一位抗日英雄的故事。

      一九三七年八月十七日,睛空万里。淞沪会战硝烟弥漫,激战正酣。天上,战机穿梭往来,煞是忙乱,一朵朵弹花象盛开的的木棉,布满天空。突然,一架中国战机被密集的地面高炮击中,拖着黑烟,向西坠去。这时,一个黑点弹出了燃烧的机身,转眼,化作一朵洁白的伞花。

       白色降落伞轻柔地飘落空中,阎海文拔出手枪,警惕地四下搜索着。几分钟前,当他把成吨的炸弹准确地投向地面上的日本海军陆战队司令部时,日军虹桥一带密集的高炮击中了他的座机。对此,他早有准备,本来他就是强行闯入敌火网的,当他看到地面上日军目标处升起的烟尘火海时,他觉得够本了,只是在心里有点儿为他的座机惋惜。

      伞花还在飘荡着,突然,一阵逆风吹过,吹得他睁不开眼。不好,他心里一惊,这么飘下去不落到海里,也得落向敌阵地。他心里急速地考虑着,手中的左轮枪抓得更紧了。与此同时,一队队的身躯粗壮的日军从工事、掩体里,从村落、树林里也向他扑来。几天来,他们已尝到了中国空军的苦头,中外舆论对中国空军的赞誉,也使他们有一股武士精神受到玷污的感觉。他们急着想看到中国空军是什么样,粗野的日本大兵边飞跑边喊骂着:“活捉支那飞行士”、“让这家伙偿偿皇军战刀的滋味”、“不,让他投降,让他跪着求饶。”

      黄色的大兵聚拢过来,把阎海文团团围在一块坟地里。他们也许急着看看中国飞行员急着求饶的样子,也许是为了立个首功,不顾官佐们的吆喝、阻止,直挺挺地向前扑来。

砰!砰!砰!

      三声清脆的枪声,三个冲前的日军扑通倒在地上,两脚急蹬急蹬便僵硬了。“捉活的,不许开枪!”一个精瘦的陆军少佐冲上来,狠狠地命令道。

      捉活的谈何容易,空军的绝活就是百发百中。在天上,你要是一次敲不下对手,很可能反而成了对方的枪下鬼。为了这百发百中,阎海文不知脱了几层皮,洒了多少汗;就是在地面上,他手中的那把枪也是指哪儿打哪儿,绝不会错。

      几个日兵探出头来,未待前冲,阎海文“叭!叭!”两枪又射倒两个,日兵忙又趴下,双方一时僵住了。

       时间在一分一妙地流淌着。一会儿,少佐身旁的一个汉奸探出头来,对卧在坟头上的阎海文喊起话来。“空军朋友,你已经被包围了,你走不掉了,再抵抗是无谓的,如果你放下手枪,皇军一定会宽大,会好好的对待你……”砰!阎海文愤怒地咬着牙,把汉奸撂倒地。

      少佐再也忍不住了。他率领的部队,自踏上中国的土地,还从未挫过锐气,可眼前这么一个年轻人,却成了他无法逾越的一座山。他扬起枪,先扣动了板机,立时,一片枪弹在阎海文藏身的坟头掀起一片尘土。

     “砰!砰!砰!砰!”阎海文躲在坟后举枪射击。这时,他检查了一下枪膛,见只有一颗子弹了。

敌人在一步步逼近,死亡也一步步向他走来。阎海文擦了擦枪上的尘土,缓缓地站起了身。头上,天空还是那样蔚蓝,脚下,祖国的泥土那样芳香。他最后轻蔑地扫了一眼围上来的日军,高声吼道:“中国无被俘空军!”举起了枪。

      “砰!”枪响了,一股殷红的鲜血,伴着英雄洒落在脚下深情的土地上……当天下午,日本兵列队脱帽,向刚树立的一座新坟,上书“支那空军勇士之墓”致敬,为敌人的勇士举行葬礼,这是他们的第一次。 这位牺牲的英雄阎海文,男,辽宁北镇人,1916年出生,伯父阎祝三在清光绪年间考取武进士。父亲阎仲三曾考取武秀才,1930年前参加东北军,在热河都统汤玉麟部下任副官。因受父母的熏陶,他自幼仰慕历史上的民族英雄,渴望为国家为人民作出贡献。海文幼年时与母亲生活在乡下,15岁考入沈阳东关文华中学。九一八事变爆发后,他不甘做亡国奴,和家人逃离东北来到北平读高中,后考入杭州笕桥航空学校,成为轰炸机飞行员。

       他在《我的自国民政府发行的阎海文纪念邮票传》中表示:“我们中国人,现处极危险的地位,中国在国际的地位,是说不上的。现在我们九死一生,敌人已逼到我们家门里来了,非速反攻,和它一拼,是不可能活下去的。所以我在学生时代,守纪律,服从长官,爱惜光阴,自励自行,努力苦干,以期能为国家出一份力,完成我的杀敌之志愿”。 由于对家乡沦亡非常痛心,他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为国家收复失地,因此,他读书,锻炼体魄,都增添了动力。他努力学习,坚持锻炀,尤其注意磨练目己的意志志和毅力,准备将来驱赶日本侵略者,收复国土,光复自己的家乡。

      1937年8月13日,淞沪抗战爆发,阎海文所在的二十五大队奉命移驻扬州。17日,奉命轰炸上海虹口的日本海军陆战队司令部。阎海文主动请战,八架霍克机在副长董明德的率领下直飞上海虹口。11时许,他们到达目标上空并投入战斗,阎海文看着被战争笼罩的祖国大好河山,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为死难同胞报仇!为中华民族争光!”他们胜利完成了任务,可是,就在这时,敌人的高炮已团团围住了他的战机,无数弹花递裂在座机四周。突然,机身猛烈地一颤,他的飞机被敌击中,失去了控制,向下坠去。他被迫跳伞,因风向稍偏,降落伞被风吹到敌人的阵地上,敌人疯狂地从四面八方扑向阎海文,他英武地站在一个坟堆附近,显得十分从容镇定。正当日军在地下拼命劝降,阎海文却宁死不屈,直接拔出手枪,在对方毫无防备之下,竟连续击毙五名日军,当还剩下最后一颗子弹时,他对准自己的头颅,高喊:“中国无被俘的空军!”跟着自杀殉国,年仅21岁日本军人亦敬重阎海文之气节,埋葬并立碑“支那空军勇士之墓"。

  国民政府后来将阎海文的遗体迁葬南京市钟山北麓王家湾附近的航空烈士公墓,追认他为空军英雄。

  查找资料,国家民政部去年公布的首批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中,有14人出自辽宁,还有13人在辽宁战场参与抗战,共27人,阎海文的英名赫然在列。

  这27人包括:

  孙铭武(1889-1932)辽宁清原人,辽东血盟抗日救国军总司令;

  刘三春(1911-1933)东北人民革命军南满第1游击大队政治委员;

  邓铁梅(1892-1934)出生于辽宁本溪,东北民众自卫义勇军第28路军司令;

  童长荣(1907-1934)曾任中共大连市委书记,中共东满特委书记;

  李红光(1910-1935)东北人民革命军第1军参谋长兼第1师师长,在辽宁新宾牺牲;

  王德泰(1907-1936)辽宁大石桥博洛铺镇人,东北抗日联军第1路军副总司令兼第2军军长;

  张敬文(1902-1936)1934年1月受党派遣到大连发展党组织,后被任命为中共大连市委书记、中共哈尔滨市委书记;

  李世超(1904-1936)中共满洲省委代理秘书长,1936年5月,在辽宁丹东不幸被敌人逮捕后秘密杀害;

  赵一曼(1905-1936)东北人民革命军第3军1师2团政治委员,九一八事变后在沈阳工厂中领导工人斗争;

  王仁斋(1906-1937)东北抗日联军第1军3师师长,曾受党组织派遣到抚顺煤矿从事工人运动,后在沈阳坚持党的地下活动;

  邓玉琢(1903-1937)辽宁东港前阳镇石门村人,国民革命军陆军第67军107师参谋长;

  宋铁岩(1909-1937)东北抗日联军第1军政治部主任,1937年2月11日,在辽宁本溪、凤城交界和尚帽子山遭日伪军包围不幸中弹牺牲;

  李兰池(1898-1937)辽宁锦西人,国民革命军陆军第57军112师副师长;

  高志航(1908-1937)在沈阳参加东北军空军,后任空军驱逐机部队司令兼第4航空大队大队长;

  阎海文(1916-1937)辽宁北镇人,空军第5航空大队飞行员;

  王锡山(1902-1938)辽宁凤城人,国民革命军陆军第53军91师副师长;

  刘桂五(1902-1938)辽宁朝阳人,国民革命军陆军骑兵第2军6师师长;

  刘震东(1893-1938)1932年成立抗日义勇军第五军团,转战辽北一带,后任国民革命军陆军第5战区司令部高级参谋兼第2路游击军司令;

  杨靖远(1902-1938)辽宁省沈阳市人,八路军冀鲁边军区津南军分区司令员;

  唐聚五(1899-1939)九一八事变后,在辽宁桓仁举起了抗日的旗帜,与敌相持8个月,后任国民革命军陆军东北游击军司令;

  王溥(1908-1940)辽宁兴城人,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游击军司令员;

  杨靖宇(1905-1940)1929年任中共抚顺特别支部书记领导工人运动,后任东北抗日联军第1路军总司令兼政治委员;

  白乙化(1911-1941)辽宁辽阳人,八路军冀热察挺进军第10团团长;

  许亨植(1909-1942)1923年举家迁居辽宁开原,后任东北抗日联军第3路军总参谋长兼第3军军长;

  赵尚志(1908-1942)辽宁朝阳人,东北抗日联军第2路军副总指挥兼第3军军长;

  卢广伟(1903-1944)辽宁凤城人,国民革命军陆军骑兵第5军8师副师长兼政治部主任;

  才山(1911-1945)辽宁省黑山县人,八路军冀热辽军区副参谋长。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