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倒影之旧闻三则
2018-06-07 09:11:43
  • 0
  • 0
  • 8
  • 0

       偶读旧闻,忽然有感,遂放“马后炮”,奉军为什么号称精锐却最后无影无踪?

       1928年,张学良归顺南京国民政府后,被蒋介石任命为东北边防军司令长官,从此奉军也就改编为东北边防军,简称东北军。九一八事变后,东北军撤出东北,后又奉命到陕甘围剿红军,但屡遭失败,不久就和红军联合。西安事变后,蒋介石用调离、缩编的方法瓦解分化东北军,使东北军的力量逐渐削弱。在抗日战争中,分散在各地的东北军立下了不朽的功勋。在解放战争中,一部分东北军与人民为敌,最后被解放军消灭;也有一部分投向了解放军。东北军的底子是绿林土匪,最大的弱点是军纪涣散,最为人诟病的是困顿时就祸害老百姓,这就决定了这支军队,难敌国民革命军,更何况是武装到牙齿的日本军队。

      道理非常简单:奉军的纪律差,军队里收编的土匪痞棍多,走到哪里都免不了鸡飞狗跳。同时,这支部队缺少国家观念,更缺少先进理论的武装,这种状况一直到张作霖被日本人炸死,轮到张学良当家,也没有多少好转。基础差、底子潮,后天再怎么完善组织、加强训练、添置装备也是事倍功半、积重难返,最后可能会落一个表面光鲜,但内里依旧是一塌糊涂。更何况部队再怎么整顿,决策的还是那些土匪出身的高层,这样的人带兵,东北军有战斗力才怪呢,好不容易出了一个有本事、有气魄的郭松龄,还造反被杀了。

        一是据外祖父讲述,张大帅奉军击败郭松龄“东北国民军"后,一路追击。一路追兵途经盘山兔驮子。那是1926年12月,天寒地冻,滴水成冰。三五个兵在房檐下草垛里过夜,外祖父那年14岁,家里人抱来了两个棉被。晚上星光灿烂,听见当兵的说着四川话,讲忙老张家打老张家之事,郭鬼子和苏俄之事,也不知有多少人做了土匪怎么样了之类。后来隐隐听说要回家乡之类。到早晨,抢了兔驮子几户人家的马和驴,向西向南逃跑了。外祖父讲,张作霖的奉军战斗力在北洋军阀里都是倒数的。同样是动静大的军阀军队,直系的吴佩孚、冯玉祥的兵,甚至段祺瑞的西北边防军,在老百姓眼里的印象都比奉军好。

        二是据父亲转述。父亲在十九岁时,曾与同伴趟河去临近的台安县。说是邻近,只有十五公里,无路无桥(现在也同样),中间都是沼泽洼地,也是曾经的莾涨湖(后消失不见)所在地。两县中的河流即东沙河与绕阳河。父亲他们,要从我们柳家乡到台安县的桑林子,用蓖麻换油。那大概是1956前后,他们换完两桶油之后,在桑林子用了午餐,第一次听到了当地人讲述的少帅大马车上出生的事。1900年,张作霖在镇安县(今黑山县)赵家庙,拉起一支保险队,跑到北镇的中安堡,想独霸一方。当地不可一世的金寿山,被气得暴跳如雷。想打吧,怕不是张作霖的对手,不打吧,干吃眼前亏。他再三考虑,计上心来,派其子带领几名侦探,假降张作霖,被张收留。这年腊月二十三,金寿山的几名侦探,名为请假回乡过年,实为向金寿山报告张作霖大团正在杀猪宰羊准备过年的情况,并建议金寿山乘其不备,给张作霖来个连窝端。金知情后,勾结驻扎附近的一连沙俄骑兵,于除夕那天星夜疾驰中安堡,团团包围张作霖的住宅,喊声大震,枪声四起,外攻内应,张作霖被打得溃不成军。他拼命从镇南打开一个缺口,带着眷属和残部,手持双枪边打边突,宋老风背着张作霖的女儿首芳(又名冠英),汤玉麟搀扶已怀孕的赵氏,孙大虎背着新过门的卢氏,由张作霖掩护,狼狈冲出中安堡。之后张作霖落脚在台安县,半年后夫人赵氏坐大马车前往詹家窝堡赵明德家的路途中,一个婴儿降生在大马车上,这就是后来赫赫有名的张学良,时为1901年6月3日(光绪二十七年四月十七日)。张学良不是像今天的人们都出生在医院里,也不像与他同时代出生的东北农村娃们生在自家的炕头上,而是出生在疾驰于荒郊野外的马车之上。这是不是预示着他一生的颠沛流离。他自从1931年离开东北,一直再未回过东北;1933年离开北平,1935年离开武汉,1936年离开西安,1937年离开南京,一路永别。此后,在优居的岁月之中,更是永别一路,一直到1946年告别大陆,永别大陆。他于1993年离开台湾,也再未回过台湾,一直到终老夏威夷。可谓飘泊一生。

       三是《北镇县志》记载的"高山子之战”。高山子离我们柳家只有十公里。民国20年(1931年)9月,东北边防司令长官公署及辽宁省政府退到锦州设立行署,沿大凌河布防迎敌。11月上旬,在奉天省警务处长黄显声的支持下,义勇军首领项青天张海山等人捕杀了汉奸凌印青。之后,日本人诱惑张学成从天津回到了沈阳。张学成志大才疏却全无气节,他想要效仿当年自己的叔叔张作霖借用日本人的势力收复原有张氏家族地盘的做法,找到当年的日本浪人朋友,向日本人放话说自己愿意与日本人一起收拾东北的残局。恰巧当时义勇军将汉奸凌印清歼灭,日本关东军正物色新的人选来替代凌印清。张学成的话刚好应了关东军的心意,许诺张学成,只要帮助日本人,便能够返还张氏家族以往的所有权利与财富给张学成。在日本人的帮助下,张学成得到了复兴家族的“使命”。本庄繁任命张学成为“东北自卫军总司令”,张学成受宠若惊,将司令部设在黑山县高山子附近,收编胡匪及凌印清残部,大肆招兵买马,很快就扩充了4000多人,下设8个支队,18个旅。以滥发委任状的方式拉拢收编胡匪,扩大自己的势力,并扬言“要揭旗西进,与锦州驻军炮火相见”。在与义勇军的战斗中,张学成骑着高头大马,冲杀在前,高呼:“我是张学成,速速来降! ”东北义勇军多是原东北军的官兵,都知道张学成是张作霖的侄子、张学良的弟弟,谁也不敢杀他,任由张学成往来冲杀,几次交锋都败在张学成手下。当时在锦州军政两署任职的米春霖、荣臻等人碍于他是张学良的堂弟,觉得很难处理。而身为辽宁警务处长的黄显声亲赴北平,向张学良当面请示如何处置。张学良颇感为难,二大爷已经不在了,学成是长子,一旦被处置,二大娘一家人决不会饶恕自己。然而,父亲被日本人炸死,至今尚未安葬,家乡被日寇占领,身为张家子弟不为叔叔报仇雪恨,反而卖身投靠与日寇沆瀣一气、助纣为虐,这又怎能不令张学良失望和气愤?考虑再三,张学良决定召开有张学成弟弟张学文参加的家庭会议,由大家共同决定如何处置张学成。会上,张学良心情沉重地说:“父亲在世时,多次叮嘱我,一定照顾好学成,不能让你二大爷在九泉之下不得安生。就因为这个原因,他多次反对我,我都没有与他计较。可是,我万没想到,他竟然越走越远,投到了日本人的怀中,成了国家的敌人。 ”讨论的结果,家人们一致认为,张学成的所作所为,已经背叛了家族、背叛了国家,一定要严厉制裁,以慰先人在天之灵。家庭会议后,张学良给黄显声下了命令,消灭张学成及所部伪军。黄显声接到命令后立即在北京拍电报给在锦州的熊飞、米春霖等。熊、米遂集中公安骑兵部队于11月中旬前往高山子围剿。拿了“尚方宝剑”的骑兵部队再也没有顾忌,高山子一战,张学成和日本顾问等一伙日伪官员被击毙,并生擒伪军官多人。张学成死的地方离其父张作孚围剿蒙匪作战殉职的地方不远,可谓不孝之子,这是中国抗战出现的第一个大汉奸,还是出现于奉军的血亲家族,可谓玷污了父辈的光荣。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