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倒影之柳家乡的历史遗迹
2018-07-04 02:00:59
  • 0
  • 3
  • 12
  • 0
      

        根据田长兴老师与父亲李洪臣合写的《乡村往事》整理。

        柳家历史上长期处于穷乡僻壤状态,地广人稀,民风剽悍。在由闯关东人民建立的村屯中,各式各样的宗教,却悄然萌芽,留下了变幻多样的历史遗迹,并在时代大潮中渐次湮灭。

                                                                                       (一)

    柳家最北边与黑山县交界的八家子村,在清朝同治年间,这个地方被“学好教”教头张有民(小神仙)占有,并从沈阳派来八户“学好教”信徒在这里落户,协助张有民管理土地和传教。张有民是个白胡子老头,他所传授的就是“学好”。“学好教”刚开始是同吃、同住、同劳动的不许有任何私心杂念,集中吃饭地点叫天一堂。没有教堂,信教的只是在家里念阿弥陀佛,做好事,做善事,不做坏事。凡来这里的都信此教,不许读书,允许娶二房三房太太。所以人们称这个屯为八家子。一九四九年解放后,这个小教派“学好教”被取缔。  

        与此同时,八家子村四组屯东北一华里处,有一座土岗子人们叫它卧龙岗。清朝光绪年间(1875年至1908年),有一位和尚用化缘得来的钱,在这土岗子上建起一座庙,取名"平安寺“。庙内建有“玉皇大帝、娘娘、观音菩萨、八仙里的铁拐李"等塑像。每逢年节或二月十九、四月十八人们带着供品和香烛到庙中上香叩拜佛祖,求得沸祖保佑平安,万事吉利,事事顺心、多财多子又多福。这座庙宇诞生后,曾多年香火旺盛。1949年后和尚少了,香火渐衰。1966年文化大革命高潮时,破“四旧”立“四新”,将庙中望像全部毁坏。一九七二年将此庙拆除,用此庙的砖石、檩木盖了生产队房屋。1990年,这座土岗子尚存,在人们心目中清楚记得岗子上有一座庙,名叫平安寺。随着时间的推移,村民拉土,雨水冲刷,岗子逐渐移为平地,人们慢慢把它谈忘了。

                                                                                   (二)

    柳家最西边与高山子镇交界处,有一个小村,叫新风村。这个村最早叫薛家屯,是以姓薛的来此落户,故以姓氏命名。在1886年由驻沈阳法国传教士“神父”把天主教传来。这屯大多数人们无论是胸前佩戴的,家里供奉的,还是坟墓前立的都有十字架,百姓接受天主教信仰。同年修建一座天主教堂,教友们经常在这里传教诵经,因此叫十字屯。因为信教,屯中嫁娶从不外娶外嫁,所以也叫亲戚屯。 1900年,义和团到处杀洋人神父,反对外教传入中国。对外教的教友们也一律杀死。他们沿天主教传教线路进行追杀。追杀到十字屯时,洋教“神父”早已逃跑,教徒们都躲进青纱帐,义和团没有抓到人,将教堂付之一炬。1906(光绪二十六)年,经沈阳来的谭神父重修教堂。教堂共十二间,正房六间青砖草房,东西厢房各三间,四周土墙围成院落。每年由黑山教堂来的“神父”传教,偶尔外国传教士也来传教。1948年至950年由辽阳姓白的传教。1951年至1956年由北镇姓王的传教 。1957年拆除东西厢房,将砖石、木料等物用于建十字屯小学。1963年至1967年,由锦州来的郭树民“神父”传教。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高潮时,破除封建迷信,破“四旧”立“四新”,天主教活动停止。1975年将这个屯改为新风,意思是"去旧俗,树新风"。 1981年,国家规定允许宗教信仰,这里的天主教又开始活动了。  

                                                                                   (三)

       柳家最早的村庄是西部的夏家村,也叫夏家岗子。该村诞生之前,柳家都是荒草甸子,蒿草遍地,有一条土岗子占有较高地势,不但土质肥沃,而且还能防止洪水侵袭。有一户姓夏的由山东逃荒最先来到这里,在岗子上搭起窝铺,四周开垦一些荒地,只能自给自足,生活也是一般。后来人们从四面八方来这个地方居住的不断增多,都说老夏家住的岗子有风水,日子过的好,开垦不少荒地,雇佣了伙计帮忙,因此而得名叫夏家岗子,后改为夏家村。

  由夏家岗子之后,人烟聚集,人们向南移民。在盘山县沙岭一带有个地名叫小河套,清朝光绪年间,由小河套搬来一户在夏家岗子以南垦荒谋生。时间不长向这里聚集的人也越来越多,因先来的是由小河套搬来的,所以该地方取名叫小河套。随着屯落不断增大,也就有人在这屯外附近居住。国家往下分派上缴粮款时,都报是小河套的农户,政府管理人听人介绍,虽报是小河套的而不在小河套住,根据这些人居住自然屯的地理情况,就风趣地说:“既没有正式屯名,就叫宇宙吧。”另外的说法,清朝光绪年间,由闾山罗罗堡的"千家寨寺”两个和尚来到这里,用化缘得来的钱修了一座庙宇,取名为宇宙庙,屯名也随之叫宇宙了,后来庙宇被扒,小屯名却流传至今。

     经考证分析,宇宙村的建制沿革如下:清末及民国初年柳家境内人烟稀少,为方圆数百里的辽西南苇塘。奉系时期,除从关内移民补充外,张作霖还派军队带家眷驻此垦荒屯田。驻军之村曰营,储粮之村曰屯。宇宙村曾为储粮之村,背靠茫茫草甸,面向北部平原,紧靠着北部的尚驿站村和柳东村,至今已经有一百五十多年历史。据传,宇宙村的来历要从风水先生说起,风水先生根据千字文,以“天、地、玄、黄、宇宙、洪荒”等字由东往西命名,到了柳家南部这块地方刚好命名到了“宇宙”二字,就叫成了宇宙村,开始也叫宇宙屯。宇宙屯南部的盘山县有大荒、小荒两个村子,其他的小屯小村反倒都没有叫开,现在只有宇宙村和大荒村一直沿用至今。

        宇宙村有座"财神庙“,始建于三百多年前。同别的庙宇一样,殿中供奉着“如来佛祖、观音菩萨、大肚弥勒佛、送子娘娘、关老爷、文武财神”等佛像。主殿一座,配殿两座,当时“财神庙“器字非凡,香火鼎旺,每年的二月十九和四月十八,逛庙会的人络绎不绝,有求神的、拜佛的还愿的、逛庙游景的,左右远近八方都来求神拜佛。此庙看来不起眼,可是特别神奇,整个庙宇建筑坚固,做工精细。有一次特大台风从这里经过,宇宙屯住户大部分房顶被大风刮掉,唯有“财神庙"房顶纹丝不动。台风过后,人们惊呼“这是神仙的威力”。

       宇宙屯有一位姓苏的男子,嗜赌如命,输光了所有家业,成了乞丐流落乡间。有一天夜里,他做了一个梦,梦见庙里的武财神站在他身边,对他说:“你要再耍钱,我就剁去你的双手。”第二天,他去庙中上香,看见财神瞪大双眼,要打他似的。从此,他害怕了,从此戒赌改邪归正,在家供上财神,勤劳致富。几年后,他家日子越过越好。不仅还清了赌债,还盖上新房。早年宇宙屯张万贵和妻子生了两个女儿,还想要个儿子。一晃儿七、八年再没生育,求子心切。邻居王大婶告诉他们说:“到庙上送子娘娘前上香,祈求一下准灵。”他二话没说,到庙上烧香还愿,当年媳妇怀孕了,生了个大胖小子。满月那天,大家前来祝贺,都说:“这儿子是送子娘娘给的。”

   传说张大帅也曾来此庙避难。张大帅即张作霖,是爱国将领张学良的父亲,北洋军奉系首领。在位期间,参加过中日甲午战争,曾多次抵制日本人的拉拢,号称“东北王”。有一次他回老家海城,途中经过此地,遭到土匪的追杀,情急之下,跑到庙中关公像后躲避,土匪进庙搜查多时,也未找到。他呆了多时,见没有动静后离开此庙,向关老爷神像拜了三拜。为了感谢数命之恩,每年二月十九和四月十八同家人前来祭拜。1944年冬天,有两个日本兵,经由此庙去台安,因为天气寒冷,进庙避风御寒,用战刀把关公像的长刀砍断。出寺庙时,恰巧遇见两架美国飞机扫射,扔下两颗炸弹,将两个鬼子炸死。庙中道人解恨地说:“这就是应得的报应。”

        这几个神奇的故事,一直流传至今。虽然破四旧时财神庙被毁不在了,但字宙屯人还想念它,决定建新庙,整个庙虽已动工,不知何故停止建筑了。

                                                                                          (四)

      1978年春,一个傍晚,一个赶驴车拉脚的老汉从大虎山火车站返家途中,遇一白衣女子,容貌端庄,举止雍容,请求搭顺风车,老汉欣然同意。老汉家在火车站东面方向数里地远近,白衣女子上车后,老汉边赶车边搭讪,问去哪,女子说:去东青堆子。老汉觉得奇怪,东青堆子是北镇柳家乡东南地界,在此地东南二十里,天已渐黑,一个弱女子怎么赶路。老汉是个善良人,就说,我送你去吧,不要车脚钱。女子笑而不答。车近老汉的村落,白衣女子说,感谢你有此善念,就不劳远送了,我自去东青堆子土山,改日再见。言罢下车,行数步,飘然不见。

       此地人民都知道,东青堆子西南,的确有一土山,曾高数十丈,百草丛茂,卓然立于平原旷野之中。据传当年唐王李世民东征高丽,路过此地,值天大旱,三军断水,行军困难。李世民划定一块地方,命令几十万大军,每人捧一把土,路过此处,就把土抛在上面,大军一过,土山就形成了。李世民登山一望,只见东北方向隐隐有一湖泊。遂驱大军直奔此湖,几十万人马,于此痛饮。于是率兵东进,唐军大胜。该湖方圆只数十米,水面清澈如镜,因湖岸布满马莲花,当地名为马莲湖。唐王去后,当地人称:铜滨铁底马莲湖,千人万马喝不干。现马莲湖早在民国年间就已干涸。而唐王留下的土山,却一直矗立了一千余年,东青堆子地名,也由此而来。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由于生产队积肥、社员盖房子,都去土山取土,把土山挖得越来越秃,越来越矮,最后只剩了些高低不齐、布满荆棘的乱土堆子。

     赶车老汉回到家中,将白衣女子搭车一事对家人一说,老伴信佛,当即认为是观音菩萨显灵,全家人向东南方向遥拜。第二天,老汉赶车,裁老伴到东青堆子土山进供上香。事情很快传开,使隐藏于偏僻荒野中的东青堆子土山一下子热闹起来。四面八方的百姓,纷纷进香祁福,互传灵验,前往朝拜的人越来越多。此事自然惊动了公社和生产大队,这不明摆着搞封建深信吗。于是就派人驱逐,并把进香用的罐头、蛋糕、水果等全部没收。 这样,前往拜山祁福的人才逐渐转入地下,并明显减少。

     到八十年代,青堆子边上开了砖厂,专门挖大土堆的积土。2018年,我们前往考察,砖厂还在,青堆子只剩下许多大水坑了。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