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倒影之古马莲湖消失之谜
2018-05-10 08:18:22
  • 0
  • 2
  • 15
  • 0

       我的家乡是辽西一处四县交界的柳乡僻壤。这四县是:锦州市的北镇县、黑山县、鞍山市的台安县、盘山市的盘山县。曾经,柳家地区及东南,是一片连绵200多平方公里的湖泊,这个湖泊就是马莲湖。在隋唐及以前,这里人烟罕至,云蒸霞蔚。大概在上世纪三十年代,湖泊消失。我们都可以说是住在古湖底上的人。 根据父亲的讲述,柳家东青堆子东北方面,应该是黑山县东南。而马圈子在马莲湖的东北十华里左右,证明了马莲湖就在马圈子村西南方向附近,西南十华里有黑山县康家窝棚、靠山屯,以及北镇柳家地区的双家村、八家子村。马圈子村是黑山县一个自然村、空气清新,风景秀丽,山清水秀,天蓝水清。而康家窝棚、靠山屯以及双家村、八家子,都是辽西南辽河流域平原的重要地区,皆为近年来推进的东沙河、绕阳河、羊肠河、庞家河流域等多地高标准农田建设项目。可以说,这一带都处在一个已经消失的古河道、古湖泊之上,这就是方圆200余平方公里辽河中下游马莲湖。可以想象,古马莲湖烟波浩淼、马莲覆水,野鸟麇集,鱼满蟹肥,蔚为壮观。时人称饮马川,也有叫野马川的,后来叫了马莲湖。因此,我们推测,北镇柳家乡东部的双家村、八家子村及黑山县的康家窝棚、靠山村,就是古马莲湖,就是古饮马川。

       设想一天,沧海桑田,这里也许会重现烟波浩淼的景象。当然,越来越少的村屯人家,应该是各安其所,沿湖安居。

       而传说中的镇湖之宝金马驹子,是果真被上天收回,还是沉埋在黑土沃野之下?

                                                                                       (一)

        父亲回忆,他听老一辈人讲述的马莲湖历史传说。

        柳家乡的东青村是柳家乡的一个大村,现住户有八百多户,人口大约有三千多人,位于柳家乡东部,过四大队、五大队以东的一个村。东青村原名青堆子,又叫张家窝棚。东青村的西边有一个高达十五米的大土堆子,上面长满了青草,所以地名叫青堆子。由于居住地的村民都住在大土堆子的东面,所以叫东青村。

        青堆子地名的由来是在一千多年以前的事。唐王李世民御驾亲征路过此地,这里是荒无人烟的一片大草原 。当时的天气特别炎热,多日没有降雨,大地干旱。百万大军路过此地找不到水,正在行军的将士渴的没有办法,先锋官就来到御驾前请示皇帝想办法。李世民是一代名主,看了看天气,晴空万里,天旱无雨,当地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在几十里方圆无有人烟,在近处找水喝是办不到的。

        李世民沉思了一下,想了想,就指示先锋官下令每人抓土一把,都来到皇帝指定的地点放下。时间不长,这些人马每人抓一把土放下后就堆成一个十五米高的大土堆。皇帝和御前大臣上去往四周一看,皇帝用手一指东北方向说:那里有水可以够百万大军饮用。李世民下了土堆后带领手下文武大臣和百万大军就往东北方向而去。到了有水的地方一看,是一个方圆不到五十米的大坑。手下的将士说:这么大的一个水坑,怎么够百万大军饮用。皇帝说:这是铜帮铁底马莲湖,百万大军用不完。当即下令百万大军在湖的四周埋锅造饭,轮流来到湖里取水供大军饮用和做饭。百万大军饮用和做饭,用后一看,湖水还是那么多,一点没有减少。

        据说这湖受了皇封,湖水在千年以来从不干枯,在唐朝时已成覆盖二百平方公里的洼地湖泊,湖心就是五十米大洼。此湖直到满清以后民国时期才干了,现在马莲湖是一片肥沃的土地 。

                                                                                     (二)

       据《黑山县志》记载:“黑山四家子乡马圈子屯南有个猛涨(莽獐)湖。以前湖比较大,水很深,产鱼虾,近年来湖渐小,水很少。这个湖为什么叫猛涨湖呢?原来有这样一个传说。唐王李世民东征高句丽时,大军走到这湖西边不远,将士们哥哥口渴难耐。唐王叫大军停下来,人人抓把土,堆起一个土台。唐王站在土台上四下一看,发现东边有个水泡子。便令大军向水泡子走来。这水泡子的水干净又清凉,千军万马喝过以后,水仍不见少。唐王便封这个水泡子为“铜帮铁底猛涨湖”。

      据《盘山县志》记载:“大明潭位于台安县新台镇南台村大明滩屯内,为陆地自然湖泊。大明潭水面宽250米左右,方圆70000平方米,水面荡,烟波浩淼,是我县境内的著名湖泊。据民国十九年(1930年)版《台安县志》记载,大明潭“地在县城南35里,周半里许,深不可测。明朝末年,此地成为明之东边,故名大明潭。”关于大明潭之名的由来,当地还盛传着一个美丽的传说。相传唐太宗李世民率军东征时,其麾下名将薛仁贵领兵东进,经由此地。正逢大旱,酷暑难捱,兵马饥渴已极,薛仁贵坐在马上愁眉不展。正焦灼间,忽见地上有一个小小的孔穴在汩汩地冒着淅淅沥沥的清水。薛仁贵大喜,当即下马,抽出佩剑照着孔穴狠力一插,说也奇怪,那孔穴竟然顿时清泉喷涌,玉珠四溅,穴中清泉如排山倒海般喷涌不止,转眼间便在原地积起了一汪水。再一会儿,便在薛仁贵歇马插剑之地冲成一个大水池!面对突然现身的清泉,将士们欣喜若狂,兵马迅速聚拢过来,围池痛饮,三军始得解渴。唐王率兵东进后,这里便留下了一泓清澈的泉水。至今,村中仍然流传着“唐王东征到明潭,千军万马饮未干”的民谣。到了明代,因水泡味甜适口,明军多聚此安营扎寨,埋锅造饭。清天命初年,努尔哈赤率清兵攻打北宁,路经此地,明军溃退,临行前把所用的锅、碗、缸、盆全部扔进大水泡中,所以当地百姓中还流传着“九缸十八锅,不在南坡在北坡”的说法。因明兵驻留此地较长,所以人们便把明兵用过的水潭,称为“大明潭”。到了清初,“大明潭”逐渐演变成村屯名称。民国年间,“大明潭”又演变成“大明滩”。直至今日,即使大旱之年,这里的蓄水依然清澈碧透,常年不涸。上世纪八十年代台安县白酒厂生产的“明潭液”白酒曾闻名辽海。新台镇于2010年开始对大明潭进行旅游资源综合开发,与德生村的大麦科湿地遥相呼应,如今,集自唐太宗李世民书法真迹的“大明潭”碑石高高地竖立在台安人民的心中。

       关于东青堆子的传说,其可靠性尚待考证。因为,隋唐时期,此地河流沼泽遍布,无缺水之虞。更大的可能,是出于军事上登高瞭望的需要。也许,在观察道路和敌情的同时,发现了一方纯净的湖水。据《资治通鉴》记载:“(五月),庚午,车驾至辽泽,泥淖二百余里,人马不可通,将作大匠阎立德布土作桥,军不留行,壬申渡泽东。……丁丑,车驾渡辽水,撤桥,以坚士卒之心,军于马首山。”

           唐太宗东征时,“至辽泽”,“渡辽水”。专家说,汉、唐之际,从辽泽到辽河的地理位置,就在今天的盘锦、北镇、台安、黑山交界地区。由此可以这样解读,唐贞观十九年(公元645年)五月,唐太宗率领征东大军,初三,到达盘锦、北镇、台安、黑山交界地区,用三天穿过这一带“泥淖二百余里”;初五这一天,渡过辽河;初十即行程五天后,才到达征东之地。算来,唐太宗从进入辽泽到离开辽泽,用了三天时间。

        所谓“辽泽”,指古代辽河流域广阔的湖泊沼泽湿地。唐军至“辽泽”,则专指辽河西岸的沼泽湿地。清代学者曹廷杰《东北边防辑要》云:“辽河至(鞍山市)海城县西南五十五里谓之三岔河。当东西往来之冲要,亦谓之辽泽。”三岔河是辽河汇合浑河、太子河之处,其渡口为古时辽东通往中原的咽喉,当然也是从中原通往辽东的关口。它地处今盘锦东和海城北,现在的盘锦盘山县有三岔河渡口。唐太宗“渡辽水”是通过这个渡口,由辽河西岸到达辽河东岸,即从盘锦东到达海城西。在这之前,唐征东兵马行进“泥淖二百余里”,就在盘锦北部、北镇南部境内的湖泊沼泽湿地。

       地态的变化,在通常的情况下是缓慢的。盘锦北和北镇南这个地方,千百年来一直以湖泊湿地生态为主。据勘测,盘锦区域面积为4071平方公里,而湿地面积是3150平方公里,占其总面积近80%。现在的盘锦市和北镇柳家、新立地区,仍以“湿地之都”而著称。这里有世界第一的芦苇荡、天下最美的红海滩等。1300多年前,唐太宗车驾从这一带穿过,很可能无意赏景,却有心征服湖泊沼泽湿地。将作大匠阎立德“布土作桥”,确保了车马的前行,不能不说是一大历史创举;唐太宗领兵越过了这片湖泊湿地,不能不说是一大历史奇迹。

                                                                                            (三)

      在盘锦地区,关于马莲湖的来历,还有如下传说。

      公元654年,大唐贞观十九年夏,唐二祖太宗皇帝李世民与军师徐懋公、大将秦琼、尉迟恭、程咬金等率大军二十万,顶着酷暑,出长安趋河北,过山海关进辽宁,准备跨渤海东征盖苏文。这一日大军从塞北幽州起行渡过绕阳河,直逼镇武堡(今高升)关下,在饮马川西岸扎营。

     翌日晨,唐将到关前叫阵。高句丽大将金牙忽,手使双锤出战,几个回合下来,金牙忽连败三员唐军主将得胜回关。二祖皇帝大怒,亲自出马掠阵,左秦琼右敬德双双护定。关门开处,敌将银牙忽亦挥动双锤出战,唐军猛将尉迟恭舞双鞭相迎,双锤对双鞭,苦战三百合不分高下,双方鸣金。第二日秦琼大战红袍大力子,程咬金对阵金牙忽皆不能全胜。如此五、七日,双方虽互有胜负,但唐军终不能攻下镇武堡。

       这一日暴雨倾盆,川水暴满,两方罢战。红袍大力子、金牙忽、银牙忽军中议事。大力子说,咱虽骁勇,怎奈唐营战将云集,硬拼终非良策,某之意坚垒固守,再请狼主发兵,从北边绕过唐军占据绕阳河,断其退路、截其粮草,使唐军前进不得后退不能,再有月余,其必军疲粮竭,自会溃败,此为不战而胜之计。金牙忽、银牙忽拍手称妙。是夜金牙忽独骑前往辽东大营,盖苏文即发十万精兵于次日午牌时分抢占平安堡、中安堡,占据绕阳河对唐军形成包围。

       再说唐军,面对坚固的镇武堡城墙,盛气凌人的守军,毫无办法可想,任尔如何叫战骂阵,敌人就是闭关不出。这一天探马又报,我军后路发现大量敌军,已对我形成包围之势。二祖皇帝又惊又怒,急召军师商议对策。徐懋公分析说,敌这一招确实厉害,但我主也大可不必焦虑,今夜可派程咬金突围回朝求援,不日此围可解。虽如此说,连着半月战事毫无进展,唐军意在速决,敌人却坚守不战,只想困死唐军,二祖皇帝如坐针毡,闷闷不乐。

      那时正当七月盛夏天气,太阳简直是个大火球,无情地炙烤着大地。虽然河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河水清澈,游鱼戏影,但二祖皇帝愁眉紧锁,没有一丝闲情逸致。倒是徐军师能稳坐钓鱼台,似乎是胸有成竹,白天和众将商议军事,晚饭后在川边散步,观赏士兵在荷莲间嬉戏洗澡,全无一点愁烦。一日夜,暮色正浓。不一会儿,云层中穿出一轮新月,银晖霎时将大地抹上白昼的色彩。被暑气熏蒸得难受的将士们在河川里尽情嬉戏,阵阵水花啪啪地拍打着荷叶,一个小伙子扎下猛子,在荷花旁钻出水面,手里紧攥着一条二斤多沉的大鱼,嗖的一下甩到伙伴的网兜里......

     唐军被困饮马川也逾月余,后方粮秣仍未到达,眼见军兵就要断顿,二祖皇帝哪知那张士贵有心投靠高丽,故意拖延粮草运输,磨磨蹭蹭派出的一小股运粮队伍也被高丽军在中安堡截获,唐军被围受困,消息不通,还蒙在鼓里。这日后勤总管又报军粮只够维持三日,草料还够五天。徐懋公拈指一算,唐军此一危难还要月余,必须启动应急预案了。他召集各营将官齐集饮马川,用手指向湖中,做起了启动预案的动员报告。他鼓励将士们说,我们已派出程老千岁突围搬兵,催促粮草,大军和殷实的后备指日可待,目下我们受困于此是形势赋予我们的磨砺,我们不能消沉、不能气馁,我们要克服战胜眼前的困难才能迎取更大的胜利。现在是我们取用天降皇粮的时候啦!大伙听的聚精会神却又目瞪口呆,不知这天降皇粮究为何物和到底是怎么回事,徐懋公知大家狐疑,再次用手指向湖中,然后右掌猛地向下一劈,做了一个结束的动作,然后对将士们果断地说,除了监视对岸敌军动静者,其余士卒分批下湖!几个军士早已脱光了外罩,扑通扑通跳入湖中,有的甚至没来得及脱衣就一个猛子扎进水里,奇迹很快出现了,约摸一袋烟功夫,肥肥嫩嫩的鲜藕就漂洗了几大筐,大鲤鱼、大鲫鱼接二连三被甩上岸。这小孩胳膊似的莲藕生咬脆生生、甜津津,又解饿又止渴,切丝剁块煮粥更是黏糊糊、香喷喷,特别爽口,而那河水煮的河鱼更是别有滋味,好吃极了。唐二祖吞着莲羹,品着鱼汁,不住嘴地称赞,好吃、难得!而马匹在湖边悠然自得的吃草散步更显精神。不几日,人马全没了饥饿之色。

      说来也怪,湖中的莲藕任几十万唐军挖采,却一点儿不见减少,几天一茬,一茬比一茬长的茂盛,那鱼虾蟹蚌也好像身负使命般总也不断条。就这样一个来月时间,凭着饮马川的莲藕鱼虾,唐军熬过了缺粮少米的日子,迎来了罗通、秦怀玉率领的大唐救兵。对于二祖征东这次劫难,军师徐懋公早已料定,只是不能妄泄天机,所以才临危不乱、处变不惊。

      班师之前,二祖皇帝在群臣众将簇拥之下来到饮马川边,驻足远眺,清澈的湖水波光荡漾,硕大的荷叶,晃动的莲蓬挤挤挨挨延向远方,不时有红毛鲤、鲫鱼瓜子跃出水面,太宗百感交集,心潮澎湃,不禁脱口而出,马莲啊马莲,你救了朕,救了唐军,也救了大唐基业,今日,朕封饮马川为马莲湖,以后湖水永不干涸,与日月同在。太宗封湖不久,又命工部在江南采得上等紫檀,于马莲湖畔立碑亭一座,亲提报恩匾额,悬于亭檐之上,意为报答马莲湖的恩赐,也有不忘薛仁贵救命之恩的意思。报恩亭悬匾那日,唐太宗在亭内设宴,钦封薛仁贵为平辽王、征东大元帅、都讨辽东指挥使,与众臣僚共同为薛仁贵饯行,这才有了薛仁贵马踏镇武堡、大战黑风关、戟挑盖苏文、敕建得胜碑等诸多演义故事。

       从此,饮马川被钦封为马莲湖。

                                                                               (四)

         据父亲讲述, 四县交界处马莲湖干枯原因,有如下的说法:

        一说是因为马莲湖受过唐王李世民皇封为铜帮铁底马莲湖,百万大军饮不完,所以在封建王朝一千多年都没有干过。在满清王朝被推翻后,建立了中华民国,封建王朝皇帝的时代已经过去,李世民皇帝的封赏也就不灵了,所以在民国初年就干枯了,开垦了一片肥沃的土地。这段故事只能是传说,总的来说,马莲湖原来是存在的,只从民国以后就不存在了,成了一片土地。

        二说是因为传说马莲湖内有一件宝物,叫金马驹子。天帝派来一个老乌龟精来到湖里,保护这个宝物。这件宝物在马凌湖呆了千年,由乌龟精(王八精)保护,所以一千多年湖水不干。在满清皇帝退位,民国元年时期,从祖国南方来了一个高人,来到这里一看,看出马莲湖内有一件宝物金马驹子,知道有一个千年以上的王八精在湖里保护此宝。这人就想办法要取出此宝,就往东北方向行走,往前走有十里多地,来到有几户人家的小屯。有一户人家修个马圈养着一匹公马,一匹母马,有大小两头马驹,这户人家四口人,夫妻二人和两个儿子,靠开荒种些土地和养马维持生活。这户人家的主人外号叫马大胆。这个南方蛮子名叫东方巨人,长的身材魁梧,身高一米八左右,会些武功。他信步来到这户人家,借口来到院内,说口渴,找些水喝。看出主人马大胆也是身材高大魁梧,东方巨人一边喝水,一边顺便谈到西南马莲湖有宝一事。两个谈话很投缘,东方巨人向马大胆说:你想不想发财?那时人们的生活很困难,马大胆一听这人说话有因,所以就接下来说,现在人人生活贫困,按说谁都想发财,但是生财无道,不知大哥有什么高见。东方巨人说:东南方马莲湖内有金马驹子一个,是无价之宝,有乌龟精看护。你要有胆量,你我合作取之,卖出后各分一半钱财,你我可以发大财。你们一家四口搬到城里,可享受荣华富贵,何以在此受苦。马大胆说:我的外号马大胆,何谈我无胆量,不知大哥有何高见,怎样取法?听说马莲湖水深不测,我又不会水,进湖取宝我是无能为力。东方巨人说:我会水,又会武功,能够下到湖内取宝。我和你合作,就是需要你做三件事。第一件事是你要到近处铁匠炉打十把钢刀,每把长要二尺,要纯钢打造,现在我给你拿钱,不怕多花钱,一定要保证钢刀的质量,把刀打好取回。第二件事,咱二人来到湖边,我下到湖中取宝,带进一把钢刀,与乌龟精搏斗,把钢刀扎进乌龟腹内,就得需要带第二把刀 。我伸出手,你就把刀扔给我,我就继续跟乌龟精搏斗。以此类推,你可把三把刀四把刀一直到十把刀全扔到我的手中,我才能战败乌龟精,然后才能取到此宝,咱的大功才能告成。第三件事是我已战败乌龟精取出此宝,身体已筋疲力尽了,连上来的力气都没有了。我就伸出手来,你在岸边拉到我的手,用力把我和金马驹子拉到岸上来,咱就算大功告成。

       东方巨人说完这三件事,马大胆说:我保证完成这三件事。就带钱来到大虎山镇找最好的铁匠炉按标准打了十把钢刀,又买了些酒菜回到家里。晚上两人高兴的喝了顿酒。酒足饭饱后,就休息睡觉,一夜无话。次日早饭后共同来到湖边,一切交待完毕后,东方巨人就带上一把刀脱衣进入湖内,开始与乌龟精搏斗。马大胆看到湖已翻上水花,时间不长,东方巨人把手伸出,大胆就扔出第二把刀,东方巨人接住,继续与乌龟精搏斗。以此类推,东方巨人每次伸出手来,都比上次大很多。大胆扔进第九把刀后,东方巨人与乌龟搏斗杀的血染湖面,浪花特别大,呼呼作响,特别吓人,搏斗的时间比以前长得多。第十次伸出手来时,大胆一看,整个手掌盖到湖面,手掌深红,伸出手来就象要抓马大胆一样,所以马大胆就没有扔出第十把刀,远远地跑去。过些时间,大胆镇静了一下,自己想到第十把刀没有扔给东方巨人,是否能够战败乌龟呢?想了一想,又拿着第十把刀回去看了一下。看到湖面已恢复平静,不见了东方巨人伸出的手,也没有搏斗的声响了。后来才知道,马大胆名曰大胆,胆不大,没有扔出第十把刀,造成东方巨人和乌龟精同归于尽。东方巨人和乌龟精死在湖中。上帝为了宝物的安全,派神仙把宝物取走,把金马驹安放何地,人间是不得而知了。马大胆回到家里,把此事讲给妻子,自己外号大胆实属胆小如鼠,没有扔给东方巨人第十把刀,造成宝没取成,东方巨人一死。夫妻二人给东方巨人立个牌位,灵前烧香烧纸,二人大哭一场来祭奠亡灵。马大胆财没发成,还得继续种地养马来维持生活,在这里安家落户,繁衍后代。以后这里马姓户数较多,此地名由马大胆家而起为马圈子。

      根据父亲的讲述,东青堆子东北方面,应该是黑山县东南。而马圈子在马莲湖的东北十华里左右,证明了马莲湖就在马圈子村西南方向附近。马圈子村紧挨着黑山地区的康家窝棚、靠山屯以及柳家地区的双家村。这三个村庄,都处在一个已经消失的古东沙河河道之上,这就是方圆200余平方公里辽河中下游洼地湖。可以认定,北镇柳家乡东南部的双家村及黑山县的康家、靠山村,就是古马莲湖,就是古饮马川。

                                                                                 (五)

      马莲湖的千年乌龟已死,金马驹子也被取走,没有了乌龟精和金马驹子,遇到一年大旱,马莲湖水就彻底干了。后经民国十九年发大水泥沙冲击,把此湖淤平,以后就变成了可以耕种的土地。

       关于此次水灾,外祖父在晚年有所回忆,我们印象中情况如下:

        那是1930年8月民国十九年的一场大洪水,洪水悄悄逼迫兔驮子,就是今天柳家东青堆子向东到大兴村以南的小荒、大荒一带。连续多日暴雨不断,突然各家各户水就涨上来了。听说水是从上游溃坝决口而来。人们在夜里慌乱中无处可避,因为此地为一马平川的洼地,洪水四面八方涌来。外祖父一家和刘锢露一家,先后顺梯子爬上了一个房顶上。那时外祖父家与刘锢露、刘福合一家是房挨房的邻居。外祖父那年才十九岁,尚未成家,他的二哥刚娶亲成家,就是刘福合的二姐。两家人都爬上房顶,骑上草房架子,看下面洪水连绵不退,整整三天三夜。他们派外祖父和刘福合下去把粮食和锅碗瓢盆都找出运上来。饿极了,就在房顶开伙。用椽子和木架子搭锅台,锅底再放锅,在下面锅里烧房顶上的柴草。熬了一大锅稀粥,挺过了几天外祖父父亲当时正四十多岁,让他闯出去看一看,不能都等死。外祖父就抱着一根木头划出去,漂到一处大坝,再也回不去了。后来找到亲属,一起把家人亲属邻人都救了出来。

       调取水文历史资料,民国十九年(1930年)八月(旧历闰六月),辽西暴雨成灾,大暴雨大致从8月2日开始,到8月6日结束,在包括辽西走廊、辽西北、今盘锦等地区,长300-350公里、宽100-150公里范围内尽成泽国,淹死3500多人(一说一万多人),难民达45万人。当时辽宁省政府主席臧式毅呈送民国政府灾情报告中的描写:“溯当洪水骤来,奔避不及,或登屋攀树,作庚癸之呼(缺粮向人求借);或枝折榱崩(树断房塌),终与波臣(鱼鳖之类水中动物)为伍。其尤甚者,全村被围,绝粒经旬,路远水深,无法施救,乃至比户(一家接一家)流为饿殍,全家悉就死亡。迨及水退之后,灾民无家可归,非恃乞讨,无以苟存,即赖粥锅以度命。伤心惨目,不忍听视。类此情形,难于殚述。被水之地,复被沙压,永远不能耕种。奇灾浩劫,诚为近百年所未有。”

      那年洪水原因主要是由于副热带高压、台风和冷锋共同作用形成的:当年第13号台风在日本登陆、内蒙古东部冷高压向东南移动,交互作用,在医巫闾山地区的山势影响下形成较大的雨带,最终酿成百年间特大暴雨。

      父母亲回忆,刘家和陆家都在兔驮子居住,那地方地势低洼,洪水汹涌,把他两家种的几百亩地淹成一片汪洋,房屋也全部倒塌,他们就在房盖上呆着,收些木材干草,在房顶上支起锅做饭,勉强维持几天。当时的房子都是草房,兔驮子一带大草甸子有的是草。房子就是搭架子搁木头支上,四周是泥墙,经不住大水的冲泡。庄稼颗粒无收,洪水常年不退。在那当时,是亲属用木伐子把他们两家接出去的。地主刘锢露也是经营十多年的土地都成了辽河泛滥区,没办法就搬到高山子平房村居住,大儿子刘福合落到柳家小赵家屯居住,陆家包括我们姥爷和他的两个哥哥也搬来小赵家。

                                                                                              (六)

        2018年4月28日,家兄三哥和四哥,顺路到唐王征东的古马莲湖一带,实地考察。盘锦四月,阳光明媚,微风习习,春意盎然。得胜村路边垂榆迭翠,托绿洳伞,栏杆笔直,色彩明艳。绿树掩映的座座漂亮民宅,琉璃瓦屋脊,窗明几净。太阳能路灯整齐划一,犹如站岗哨兵。视野中农家院、新马莲湖、采摘园等景点尽显着旅游村的风光特色。漫步在此,无不被其清新环境所吸引。微风吹来,淡淡的泥土清香拂面,沁人心脾。

       得胜村位于盘山县德胜镇北侧,东邻高升镇,西连小荒村,南接东晟园,北望文奎村。交通便利,土地肥沃,村名依古碑而起,有土地6800亩,在籍1870口人,属水旱结合种植区。得胜镇和三棵树村,是我们的外祖父母的故乡所在地。二姑姥家老宅已不在,她的孙女小英子翻盖了三间平房。中午,两位兄长在三棵树村牌边上小店幸福餐厅用了午餐,特别推崇大盘子小河鱼。他们此行可用陆游诗描述:“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箫鼓追随春社近,衣冠简朴古风存。从今若许闲乘月,拄杖无时夜叩门。”目前,大荒乡已经改名叫得胜镇,按照史书记载,这里正是唐王自关内出发,走北京过朝阳,攻打胜镇武堡第一仗的古战场,在此一战得胜立碑铭记。

      他们开车穿过得胜村的主街道,不远处就看到在南北主路西侧,一座寺院矗立在田地中。他们围拢到闻名遐迩的“得胜碑”前,一睹它的风采。得胜碑坐落在得胜村北200米处路西,传为贞观5年(631年)唐太宗李世民征东,打胜镇武堡第一仗而立。碑身通体高3.4米,宽1.04米,厚0.33米,玄武岩材质,正面镌刻“大唐得胜庆”铭文,右、左楹文为“大唐甲武德辉日月,盛代宗威功满乾坤”,周围用汉白玉围栏护定。民国4年(1915年),此碑被洪水冲倒,中折,后经工匠接连,民国7年(1918年)照旧立于原处。由于年久风化,加上“文革”人为破坏,碑文现已模糊不清。尽管得胜碑历经沧桑忧患,改革开放后才得到人民政府妥善保护,但它早已成为游览得胜境地必观之景。

     “得胜碑”占地将近两平方米,高约三米有余,与普通纪念碑相比并无异处。前面字迹斑驳模糊,后面上部竖写着“中华民国七年旧历四月重立”、下面横写着一排“工人崔德合等人的名字”。上下环刻着突起的祥云勾纹,昭示着皇族的威仪;中间那道用白色水泥连接的裂痕,清晰可见岁月的沧桑……

      据《新唐书》记载,唐王东征军的总数当为17万至20万人。其中“营州都督张俭等率幽、营等二都督兵及契丹、奚、靺鞨先击辽东以观其势之兵”应在四万左右(当时契丹、奚、靺鞨部族全民皆兵)。《旧唐书》中记载,贞观十八年(644年)“十一月庚子,命太子詹事、英国公李绩为辽东道行军总管,出柳城(辽宁朝阳市),礼部尚书、江夏王道宗副之;刑部尚书、勋国公张亮为平壤道行军总管,以舟师出莱州(山东莱州),左领军常何、泸州都督左难当副之。发天下甲士,招募十万,并趣平壤,以伐高丽。”贞观十九年(645年)春二月庚戌,李世民亲统六军发洛阳。命刑部尚书张亮为平壤道行军大总管,领将军常何等率江、淮、岭、峡劲卒四万,战船五百艘,自莱州泛海趣平壤;又以特进英国公李绩为行军大总管,礼部尚书江夏王李道宗为副,领将军张士贵等率步骑六万趣辽东;两军合势,太宗亲御六军以会之。在《唐会要》中详细记录了战况,“初入辽也,将十万人,各有八驮,两军战马四万匹。及还,死者一千二百人,八驮及战马死者十七八。张亮水军七万人,沉海溺死者数百人。”

      通过艰苦卓绝的征战,李世民不但收复了两汉以来失去的祖国疆土,成为唐代收复国土、守土有责的第一位皇帝,更重要的是他直言纳谏、广用人才,为大唐盛世的发展培养了栋梁。“唐王征东”使脱颖而出的薛仁贵成为唐朝名将,军事家,政治家。他随唐太宗李世民创造了“良策息干戈”、“三箭定天山”、“神勇收辽东”、“仁政高丽国”、“爱民象州城”、“脱帽退万敌”等诸方面在军事、政治上的赫赫功勋。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