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倒影之小云老姑追忆
2018-05-14 08:09:01
  • 0
  • 0
  • 3
  • 0

      家族历史,往往留在族谱上的总是男性以及他的子孙,无论他的所作所为。而许多女性一一同样姓氏女性们的人生遭际,则极易被忽略。

      我们曾祖共有十五个孙子,却只有四个孙女,分别是二爷李景武的女儿李敬茹大姑,我爷爷李景云的女儿李素英姑姑,五爷李景海的女儿李叶英大姑、李叶勤老姑。我们的姑姑一辈,而今只剩下了一位李敬茹大姑,其他三位都已经永远离开了我们。

       为何姑姑们过世如此之早,其寿命远低于家族中众多男子,此是尚待考证之迷。也许,几位姑姑们的过于能干,承担家庭负担的过于沉重,而对于自己身体素质的过于自信,或者说,对于自身健康的忽视,可能是她们英年早逝的重要原因。

       小云老姑,是我五爷的老闺女,也是我们兄弟年龄相近的长辈之一。她的大名叫李叶勤,而我直到她过世才知道她的正式名字。因为,从童年以来,我们总称呼她小云,我也以为,这就是她的大名。回忆小云老姑,最初的记忆,是我童年时独自去五爷家串门,那是一个炎热的暑假,我到了离我家二十里的五爷家。小云姑姑从园子里为我摘了一根硕大的黄瓜,我只吃得下半截。

       在小云老姑花季年代的曲折人生经历,也令人追恩怀想。她的父亲李景海于一九八O年过世,母亲早一年过世,此后小云老姑与他的几位姐姐哥哥相依为命,那时她才十七岁。

        早年,老爷一家在高山子是独门一户。老爷老奶过世后,家族商量还是回到兴城南大山乡,毕竟老爷的两位哥哥以及众多侄子在那里,家族亲戚多些。当时是李洪义大爷表态。其实如果继续在高山子呆下去,他们更加孤单,因为都还未成家定性,还是孩子。家族长辈认为,在兴城南大山乡人口多,能照顾了。另外他们的舅舅安作明,也是这个观点,起码老家那里上有老,哥兄弟也多,家族还是有势力的,能管住这些成长中的孩子们。

       在南大山乡一年,老姑与大哥、老弟相依为命。一年后,她被自己的二姨,从农村接到了沈阳,那是她最好的人生际遇。

       老姑的二姨,当时在沈阳军区工作,她看到外甥女的困难处境,就托人给安排在一个部队服装厂上班,那里主要是给随军家属准备的,也兼顾照顾一下家属的亲戚,最后都能够转为正式工人。小云老姑年轻貌美,淳朴善良,任劳任怨,得到大家的喜欢和认可。二姨被人委托,要把小云老姑介绍给一个同事的军人儿子。

        天是有不测风云的,人也是有非旁人可看透的感情的 。那时,同在服装厂还有一个临时工司机,就是我们未来的二姑夫贾殿元。两人私下里处的很好,可以说是彼此交好。二姨几次阻拦,结果小云老姑竟然与老贾两人辞职远走了,实际上是不告而别,小云老姑跟着跑去了老贾的黑龙江老家,在农村种地。

        二姨千方百计打听消息,劝阻不回,终于死了帮助之心。但是,这位亲姨对其他亲戚还是多方帮助的。

       几年后,小云老姑的弟弟洪光在黑山办厂,请姐姐从黑龙江回辽宁帮助。之后,已经务农安家的小云老姑,从黑龙江回大虎山开设分厂,从姨家借钱就是不借,而二姨对被人借钱是来者不拒的,因为多年前的不告而别和不听劝住,已经令她十分伤心,她一直认为那是小云老姑最好的人生机会。

        而后的二十年,经过与老姑夫辛勤努力,亲力亲为,不懈奋斗,他们的小厂有小有资产。

       大概在2011年,我们曾与老姑老姑父多次相聚。老贾老姑父十分好客、认亲,诚挚地邀请我们去他们设在大虎山镇的厂子,喝酒,聊天。他们的儿子也已经结婚,有了可爱的虎头虎脑的孙子。

        天不遂人愿。然而,多年的积劳成疾,加之可能的涂料污染,他们先后患上了绝症。

       我们在2016年,专程去黑山大虎山探望他们,家族人又一次相聚在一起。然而,曾经的欢声和笑语,却已经不自然的停止了。因为,大家知道,我们每一次的相聚,可能就是永别。

         经过一年的救治,两人相隔十八天,先后于2017年因病去世。

        回想最后的几次相见,两人豪迈大气、乐观向上的音容笑貌,宛在眼前;两人真心相爱一生,相濡以沫,创业自强的逆袭人生,催人奋进。

        人生无常,常有逆流成河,恰如当年庞家河初成,八方溪流顺流和回流。诗里写到:河岸对河流说,如果波浪不能停留,就别把我的沙也带走。 每一段旅程,谁都有过怦然心动的初恋时刻,也有少男少女情感纠葛,因为青春如诗如歌,像一本泛着青涩的小说,静默时就逆流成河。

      原小云老姑老贾老姑父在天堂快乐安康!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