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 (65)

时光倒影之父亲口述家史

父亲1939年出生,1963年开始在小赵家屯生产队先后担任会计和生产队长;1970年,父亲三十一岁,调到柳东大队(后改为柳东村)工作,长期担任大队会计、大队长、村长,尤其是最后十多年连选连任。1994年,父亲五十五岁,已经连续在村级政府工作了24年。我们兄弟五人和妈妈一起,劝说他不能再干了。我记得,村里的大事小情包括许多并不熟悉的人家出了纠纷,也常找他去主持化解。父亲公道正派,廉洁奉公,勤勤恳恳,以我们家单门独户...

  • 127
  • 2
  • 2
  • 0
2018.01.14 23:54

时光倒影之阿昌小传

阿昌是我童年的伙伴,他大我一岁,而他弟阿辉又小我一岁,所以我们的交往,两兄弟各占一半。回想阿昌,最多的印象,是他在一人多高的杂草中,挥舞镰刀狂干,一捆捆青草倒在他的脚下。那时他才十岁,被誉为全屯最能干的小孩。 他的早年象鲁迅故乡中的闺土,聪明能干,在传统的农林牧副渔皆有的小赵家屯,他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好把式。因缘际会,他的青壮年,则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起伏奋斗,无大成,有印记,过了一种介于打工与农...

  • 21
  • 0
  • 2
  • 0
2018.01.13 22:57

时光倒影之故乡行(组诗十九首)

之一:2003年秋末寒露返乡,匆匆看望双亲,旋返程。归途列车上嘈杂人声中沉沉入梦乡。恍回童少时光,久为之思,久为之叹。 日出东南隈,远行复顾盼。 久居扰攘地,重归桑梓田。 黛山伊巫闾①,白水红海滩②。 杨柳掩秋色,黍茭遮前园。 依稀风入梦,蝶鸟舞翩跹。 秸栅漾春意,土墙鸣蛐音。 青蛙畦间伏,黄鸟枝上荫。 春日梨花香,浮生小村闲。 骤雨忽忽至,垂柳依依喃。 韶光匆匆逝,秋霜层林染。 长空云如雕,碣石井幽深。 前园日...

  • 38
  • 3
  • 2
  • 0
2018.01.12 09:28

时光倒影之我的家族

同窗余世存在《家世》里指出,看到每一成功的家庭,家教自有特点,如林同济家是要培养专门人才,以适应中国的现代化;宋耀如家是要出伟大人才;卢作孚家是让孩子不要当败家子;黄兴家是无我、笃实;聂云台家有家庭会议等等。阅读本书最大的收获是联想到自家、自身,自己要传承什么,自己要做什么样的人。我们中国人的人生立得晚,将立未立或立起来时总是忙碌异常而少有心思做这类“自我整理”。 因此,对我们家族和小屯其他家族往事...

  • 119
  • 0
  • 5
  • 0
2018.01.08 11:46

时光倒影之小屯生产队

根据资料,生产队最早产于五十年代,但最权威的制度建设时间是1962年9月,八届中央委员会第十次全体会议通过的《农村人民公社工作条例修正草案》,对人民公社基本核算单位进行了重大调整,规定:人民公社的基本核算单位是生产队。根据各地方不同的情况,人民公社的组织可以是两级,即公社和生产队,也可以是三级,即公社、生产大队和生产队。这就是“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的基本制度。柳东大队的每个生产队基本集中在村子的某一条街...

  • 57
  • 2
  • 3
  • 0
2018.01.07 06:16

时光倒影之祖父“饲养室”

记忆中,大约六七岁光景,祖父就开始担任生产队的饲养员工作。小赵家生产队,也是柳东大队的第三生产队,其“饲养室”乃是生产队的“安保”部位之一,因集体经济时代牲口是全屯的财富,也是全屯的大件,全屯的重要生产力。 小赵家队的饲养室,就在生产队队部斜对面,靠西的一趟牲口棚,以及耳房,祖父就住在耳房里。生产队离我家不远,一百多米,穿过我家南园子即到。生产队就建在原来的一片草甸子上,所以生产队前面场院紧挨着水草丰...

  • 60
  • 0
  • 4
  • 0
2018.01.06 18:21

时光倒影之收秋高粱

当青纱帐变为黄纱帐,当连雨天变成云淡天,当蜻蜒蝴蝶蚂蚱日益稀少,收割的时候到了。 割高粱不比割水稻。水稻柔软,下边的稻杆又好抓又好割。高粱是一根独杆,从上到下又粗,为了提高效率,每次都要抱个三四杆一起割,既不好抓,又不好割。不好割也得割,庄稼把式就是干这个的。想办法找副手套,把镰刀磨快点,开工。腰酸背痛自不必说,一天下来,晚上睡觉都懒得上炕。那时多数是用人工。在1989年,我参与了完成的春种秋收,每次...

  • 8
  • 0
  • 2
  • 0
2018.01.04 16:03

时光倒影之小屯历史

作家王兆军说:“如果说家庭是社会的细胞,村庄则是社会的基本器官。一个村庄的历史,是国家和民族史的缩影。”一个村庄的历史,完好的折射出一个时代的变迁。仅仅几十年间,像中国的无数个乡村,告别了男耕女织的时代。一个村庄,无论它的历史有形与无形,却总是无法割裂,纵使它湮灭在人们的记忆中。每个村庄都是一部历史,都有着自己的独特文化和品格,每一个村庄的变迁,都印证着一个时代社会、历史发展的轨迹。在这个乡村快速...

  • 97
  • 0
  • 2
  • 0
2018.01.03 23:08

时光倒影之小屯青年点

关于童年时期小赵家屯青年点的回忆,是零碎的片断。多亏对外祖父的追忆,因他老人家与几批知青的深厚情谊,而使我至今对知青们保留家人般的回忆。 想当年,伟大领袖的“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一声号令,一帮稚气尚存的抚顺初中知青们,被滚滚的革命洪流送上了将要启程前往未知的列车。当然,从我们的角度,他们的未知是我们亲爱的故乡。 许多知青坐的是硬座绿皮车厢,在那个年代,相信绝大多数的知青都可能是第...

  • 9
  • 0
  • 1
  • 0
2018.01.03 23:04

时光倒影之小屯农活

童年时期,清明前后,正是春翻整地时节。小屯里每年种地之前的第一件事,是要把地清理干净,就是把前一年收割后留在地里的庄稼根系刨出来,然后好耕地,种地。“刨茬子”就成了整地一块大活儿,也是耗力气的农活。俗话说得好,“男怕刨茬子,女怕生娃子”。 高粱茬子比较好刨一些,因为它的根系比较细,可苞米茬子就比较难刨了,因为它的根入地比较深,又比较粗壮,要比刨高粱茬子难多了。这种茬子,多数是高粱和苞米根,也有少量大豆...

  • 14
  • 0
  • 1
  • 0
2018.01.02 1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