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 (104)

时光倒影之祖父的远行

追忆我们亲爱的祖父,我内心的遗憾,是1986年,祖父希望中最后的远行,未能实现。那年他老人家虽已胃病成疾,但身体硬朗,干活有劲,忽然就想回兴城老家。而当时我和四哥正读大学,家用困难,同时在村委会工作的父亲和在政府工作的哥哥们都没有时间陪他回去。经过再三思忖,祖父后来打消了想法。 而上一次祖父的回乡,也是他最后的远行,还是在1964年,祖父回了老家兴城,当时是带着我的姑姑一起回去的。那年祖父56岁,姑姑14岁。...

  • 30
  • 1
  • 7
  • 0
2018.04.19 20:41

时光倒影之柳家旧战场访古

柳家乡位于辽宁省北镇市,总面积60平方公里。所谓的柳家旧战场,指的的以此为点,从周边十公里到百公里范围内发生的一系列战争。这些战争主要有曹魏征伐公孙渊之战,隋唐征伐高句丽之战,辽西义勇军之战,辽沈战役阻击战与围歼战。 (一) 据全国第一个县域级别的《北镇文化通揽》记载,辽西古道曾经繁华一时。往来中原王朝的朝鲜使节有诸多赞叹。朝鲜著名的实学派文学家、文献学家李德懋于朝鲜正祖二年(1778)以朝鲜使团书状官...

  • 125
  • 10
  • 22
  • 0
2018.04.15 01:18

时光倒影之遥远的三棵树

童年记忆中的三棵树,是我们亲爱的外祖父母的故乡,我从未去过的土地。回忆三棵树,感觉无比的遥远,那不仅因为三棵树是在交通不便的临县盘山县,更是因为这种遥远还穿越了几十年岁月,这种遥远具有时空的双重性质。然而,对三棵树的回忆,却充满了温馨,充满了向往,充满了亲情。因为,这是我们亲爱的外祖父母的故乡。三棵树,如今是盘锦市大荒乡三棵树村。早年,辽河中下游的盘山县地区,多是一望无尽的草甸子和沼泽地,迁来安...

  • 88
  • 3
  • 19
  • 0
2018.04.13 10:22

时光倒影之小屯“下放户”老韩家记

小赵家屯屯西,靠近柳家中学的一户人家,是下放农村插队的老韩家。他们家的遭遇,也反映了时代和历史的鲜明特点。早年他们全家都在沈阳工作,城市户口,工人家庭,生活安康;1970年3月,辗转下放农村,进入了艰苦的种地生活,相对城市是来受苦的;到七十年代末期,大女儿和儿子先后招工和考学离开农村,全家又随后落实政策回到沈阳,全屯是无比羡慕的;到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国企倒闭,曾经工作稳定的孩子们又面临了二次的择业,...

  • 40
  • 1
  • 10
  • 0
2018.03.30 00:00

时光倒影之老宅老树

鲁迅先生在《秋夜》中写道:“我家门前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另一棵也是枣树.” 。这样的句子,如果慢慢体会,你会感觉到一种孤寂。 院子外边其实什么也没有,除了枣树还是枣树, 这就有一种孤寂的感觉在里面。 巧合的是,半个多世纪来,我老家老宅的北园,确实只有两棵树,确实一棵是枣树,另一棵也是枣树。 一棵乃至两棵上了年纪的树并不少见,不寻常的是那些经历了风风雨雨的老树所带来的岁月深处的故事。老树不是可有可无的,...

  • 40
  • 0
  • 11
  • 0
2018.03.25 22:10

时光倒影之柳家胡子史

(一)“南大荒”土匪改造记 辽河三角洲曾经是一望无际的盐碱地和芦苇塘,被称为东北的“南大荒”,这片南大荒,就包括了我的故乡,位于北镇县与盘山县、台安县交汇处的柳家地区。 据辽西作家佟伟追述,早在上个世纪初,南大荒是关外有名的匪县。特别是1945年光复后的国民党统治时期,北镇、盘山境内仍然遍处是土匪(也称“胡子”),多达千余人。他们打家劫舍、烧杀绑架,使老百姓生活在恐慌中。土匪们还依仗国民党的支持,和当地地主...

  • 26
  • 0
  • 7
  • 0
2018.03.25 10:48

时光倒影之小屯挖参往事

小赵家屯的的一位长辈,年轻时加入了长白山挖参的行列,到晚年才返回家乡。回来后,他讲述了近三十年的长白山往事。根据父亲《乡村往事》手稿整理。 长白山人参,满语为奥尔厚达,意为百草之王,民间又称地精、神草、鬼盖、长寿花、棒槌等。在长白山区,挖参通常在谷雨后、白露前这段时间。进山采参时,一般是几个人或十几个人一伙,称为拉帮;也有一个人进山采参的,即单棍撮。入山时,采参人都带着小米、咸菜和炊具。进山的第一...

  • 16
  • 0
  • 8
  • 0
2018.03.19 10:10

时光倒影之小屯赌博旧事

春节时,父亲回忆了小屯最早的赌徒的故事。 父亲讲到:刘老锢露当年曾经在兔驮子有草田五百亩,在那里开荒种地近十年,在当时也是一方财主。民国十九年,那年的七月发了洪水。刘家和陆家都在兔驮子居住,那地方地势低洼,把他两家种的一百多亩地全部淹没了,房屋全部倒坨了,庄稼是颗粒无收。在那当时,是亲属用木伐子把他们两家接出去的。刘家老锢露到平房村居住,大儿子刘福合落到小赵家居住,陆家也落到小赵家居住。 刘锢露在...

  • 11
  • 0
  • 7
  • 0
2018.03.19 09:38

时光倒影之小屯王家记

忽然记起王静,我的小学和初中同学,竟然已经三十五年没有音信了。起因是,今年大年初一下午,我们去新河(庞家河)大坝徒步。在孙家排灌站见到了看站的两位老人,王静的姑姑和姑夫,他们告诉我们,王静来看过他们,每年都来。我们了解,王静在村里的亲戚,有他父亲王中海的一位亲兄弟王中江和两位叔伯兄弟王中华和王中山。老王家的大部分都住在小赵家屯里。他的大舅叫马贺强,住在大赵家屯,曾在生产队当过会计。 查询《小赵家屯...

  • 28
  • 0
  • 9
  • 0
2018.03.14 18:39

时光倒影之北镇高中往事

(一) 高中三年,恩师情,同学谊,亲情刻骨铭心,温暖常涌胸怀……回顾所来径,苍苍横翠薇。初入校园的回忆,在宁静的子夜涌上心头。 一九八〇年夏未秋初,我和来自柳家中学的十六名同学一起,经两小时长客奔波,来到了北镇城,来到了辽代崇宁寺双塔下的北镇高级中学。农村的初中生活已经成为昨天的记忆;入城的我们已踏上一个崭新的征程,张扬年轻的梦想。新的环境孕育新的梦想。经过两个月的磨合,经过文理科的分野,在时间的沉...

  • 59
  • 1
  • 12
  • 0
2018.03.11 15:47